快乐的蟹会

  作者:钱仓水

  蟹会是一种聚餐会的另类形式,随意、不拘、亲和、欢洽,菜肴稀疏,以蟹为主。 食物的品种琳琳琅琅,难计其数,可是独独以蟹相招而群集共食,而且给人以无限快乐,说明晰蟹的特殊魅力和中国人对它的格外欣赏。

  追溯起来,现实上,蟹会早在唐宋间就有了,好比据宋杨亿《谈苑》里说,南唐建州将领陈德诚宴客,“食蟹”,席间平民诗人朱贞白“咏蟹”,咏蟹通俗俏皮,“众客皆笑绝”;好比据宋韩琦《九日水阁》诗里说,某年重阳,诗人邀集嘉客,在自家隳摧的池馆赏花吟诗,“酒味已醇新过熟,蟹螯先实不须霜”,各人一起饮酒食蟹……不外,那时间还没有“蟹会”的称谓。

  蟹会之称始见于明代崇祯初年,有个阉人刘若愚著《酌中志》,实录宫廷种种情状,其卷二十“饮食好尚纪略”提到了“宫眷蟹会”:“(八月)始造新酒。 蟹始肥(北方蟹早,谚云:七尖八团)。 凡宫眷内臣吃蟹,活洗净,用蒲包蒸熟,五六成群,攒助共食,嘻嘻笑笑。 " />

快乐的蟹会

对酒持鳌

  明末清初,瀛若氏《三风十愆记·记饮馔》里讲到了常熟城里的民间蟹会:“邑中兴食蟹会,始自漕书及运弁为之。 " />

  清初张岱的《陶庵梦忆》,其中的一篇问题就是《蟹会》,说:先前在家乡绍兴,“一到十月(南方蟹迟,谚云:九雌十雄,或,九月团脐十月尖),余与友人兄弟辈立蟹会,期于午后至,煮蟹食之,人六只,恐冷腥,迭番煮之”。 与会者或朋侪或兄弟,一个个都是富家的年轻人,亲近,熟悉,好热闹,好吃喝,住地靠近,约之即来,来了食蟹,今天我当会主,明日你当会主,从东家到西家,吃过来,吃已往,不只情趣盎然,而且不致虚度蟹季。 那么,张岱为什么要建立蟹会呢?他以为,蟹具“五味”,特殊鲜美,它“壳如盘大,坟起,而紫螯巨如拳,小脚肉出,油油如螾愆(俗称蚰蜒),掀其壳,膏腻聚集,如玉脂珀屑,团结不散,甘腴虽八珍不及”。 张岱是个美食家,口感如尺,舌灵如秤,经由品评,感知食蟹最有劲,大螯和小脚都好吃,尤其是它的胸腹,“甘腴虽八珍不及”,八珍是指鲤尾、熊掌之类的人世最优美的食物,可是都比不了蟹,超不外蟹,可见,他之以是要建立蟹会,就是要恣意享受天下的至味,求得舌尖上的快乐。

  以蟹为主的聚餐会,清代各地常见,连文学作品都有反映,最突出的是曹雪芹《红楼梦》,其第三十七回至三十九回,就写了大观园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吃螃蟹,由此激起诗兴,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还各赋螃蟹咏一首,抒写了各自的情志。 " />

  迨至民国,此风沿袭,郑逸梅在《蟹》文里说:“吴中星社尝有持螯会之举行,篱菊绽黄,湖蟹初紫,发醅恣饮,即席联吟”。 " />

  中国是产蟹的国家,尤其是大闸蟹(或称稻蟹、河蟹、湖蟹等,动物学上称中华绒螯蟹)的原生地,资源丰饶,不大不小,一只三四两上下,适中,恰恰,吃起来是最鲜美最情趣的,而且营养易饱,以是中国人对它格外青睐,有多一半都是爱吃的,于是便有了种种快乐的蟹会之举,可以说,这种聚餐另类的蟹会征象,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天下饮食文化领域里都是独树一帜。

  《灼烁日报》( 2019年09月20日 16版)

[ 责编:侯甜 ]
  共有3237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