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神乌赋》的鸟意象誊写

《神乌赋》的鸟意象誊写:">
2020-01-22 来源: 通杜成侯

  作者:任刚(西安工程大学教授)

  1996年《神乌赋》的图版、释文在《文物》第8期揭晓之后,引起了学界的惊动,学者们从多方面临这篇名贵的佚赋举行了研究,取得了丰硕的结果。 本文试图在有关结果的基础上,从先秦两汉鸟意象誊写的角度,对《神乌赋》举行审阅。 这样做的理由有二:一是《神乌赋》铺叙的故事确实与这时期诗赋鸟意象的誊写有关联;二是《神乌赋》的故事又与此时期诗赋中的誊写有差别之处。 通过《神乌赋》渊源的梳理和前后比力,可以更清晰地看出《神乌赋》自身的特点。

  鸟与人类旦夕相处。 中国文学中的鸟意象誊写源远流长。 先秦两汉诗赋中鸟意象可谓蔚为大观,主要有如下几方面:

  第一,巢穴的选择。 巢穴是鸟生活繁衍的场所,因此,鸟的选择慎之又慎。 《神乌赋》中的乌,也是云云,“欲勋南山,畏惧猴猿”,南山是个好地方,但有猴猿的威胁。 经由比力,这对伉俪乌最后决议宅兹“府官”(官舍):“去色(危)就安,自诧府官。 高树纶棍,枝格相连。 府君之德,洋洫意外。 仁恩孔隆,泽及昆虫。 莫敢扣去,因巢而处。 ”他们以为官府仁德深挚,在官府的大树上筑巢,就可以悠游自在,平平安安。 鸟的理想巢穴在汉代诗赋中也有体现,如《相和歌辞·董逃行》:“但见芝草,叶落纷纷,百鸟集,来如烟。 ”如司马相如《大人赋》:“吾乃今眼见西王母皬然白首,戴胜而穴处兮,亦幸有三足乌为之使。 ”又如枚乘《梁王菟园赋》:“西望西山,山雀、野鸡、白鹭、鹘桐、鹯鹗、鹞雕、翡翠、鸲鹆。 ”《焦氏易林》卷六噬嗑之《中孚》:“琼英朱草,仁政得道。 ">

  第二,筑巢卫巢。 “鹊巢鸠占”形貌了自然界存在的鸟儿筑巢、护巢之事,典出《诗经·召南·鹊巢》:“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成书于汉昭、宣帝时期的《焦氏易林》,其作者焦延寿被以为是《易》占卜一派开山之祖,其门生京房是历代尊奉的占卜大师。 该书四千多条占辞,多为四言韵语,或为格言,或为民谣,或归纳综合经典,或凝聚历史故事。 其中有许多鸟类争巢、卫巢的故事。 如卷四“豫”之《晋》:“鹊巢柳树,鸠夺其处。 任力薄德,天命不祐。 ”卷六“贲”之《无妄》:“鹤盗我珠,逃于东都。 怀怒追求,郭氏之墟。 不见踪迹,反为患灾。 ”鸟儿护巢罹难,象征运气的不幸。 《焦氏易林》多述这类故事,当非无意。 从故事模式上看,《神乌赋》与《焦氏易林》的这类故事相似;从语言上看,二者都以四言为主,且都作韵语,其相似处显而易见,这些应该有一些内在的关联。 在文学史上,最早写鸟筑巢卫巢的是《诗经·豳风·鸱鸮》:“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恩斯勤思,鬻之子闵思!”这是一个完整的寓言故事,全诗四章,全是母鸟声泪俱下的哀鸣。 听说这首诗为周公所作。 《尚书·金縢》:“武王既丧,管叔及其群弟乃蜚语于国曰:公(周公)将倒霉于孺子(成王)。 周公乃告二公(召公奭、太公望)曰:我之弗辟(避),无以告我先王。 周公居东二年,则罪人斯得。 于后,公乃为诗以贻王,名之曰《鸱鸮》。 ”鸱鸮比喻纣王子武庚,哀鸣的母鸟为周公自喻,“既取我子”之子,比喻管叔、蔡叔,“鬻子”比成王,“室”比喻刚建设不久的周国。 《神乌赋》的“吾自取材,于颇(彼)深莱。 巳行胱(疑为“光”的借字)腊,毛羽随落”与《鸱鸮》母鸟的营巢“予羽谯谯,予尾翛翛”等情节类似。 《鸱鸮》没有人出来为母鸟作主,只有母鸟的哀鸣;《神乌赋》的主角也是母乌,也没有人为其作主,只能以礼相争,继而挥以老拳,终则被伤而死。 所差别的是,《神乌赋》多出雌乌以死相拼,雄雌乌互怜互爱等情节,内容更详备;悲剧色彩更浓:雄乌“迳逸嘑呼,毋所告诉。 盗反得完,亡乌被患。 遂弃故处,高翔而去”。 《神乌赋》《鸱鸮》在艺术构想上的一致之处十明白显。

  第三,伉俪恩爱。 自然界里雄雌鸟儿恩爱的故事比力多。 先秦两汉诗赋中的这类形貌许多。 如《诗经·周南·关雎》,闻一多先生考证“雎鸠”说:相传雎鸠鸟雄雌友谊专一,其一或死,另外一只就忧伤不食,憔悴而死,极笃于伉俪之情(《诗经通义》)。 如《孔雀东南飞》:“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 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一对悲情鸳鸯,让后世无数读者为之洒泪。 如张衡《思玄赋》“鸣鹤交颈,雎鸠相和”等。 与《神乌赋》最靠近的是《艳歌何尝行》:飞来双白鹄,乃从西北方。 十十五五,枚举成行。 妻卒被病,行不能相随。 ">

  从以上的剖析对比可以看出,《神乌赋》的鸟意象誊写与先秦两汉诗赋显然属于统一传统。 全赋由一对伉俪乌择巢、营巢和盗鸟的争取、母乌殒命、雄乌飞离组成,在艺术构想方面,完全是《诗经》、汉乐府鸟意象誊写的翻版、转变。

  《神乌赋》在铺叙故事时,更注重细节形貌,也有汉代诗赋传统。 如写母乌:“□□发忿,追而呼之:咄!盗还来!”“盗鸟愤然怒曰:甚哉!”“亡乌沸然而震怒,张目阳麋(眉),(挟)翼伸颈……”“其雄大哀,踯蹰非回,尚羊其旁,涕泣纵横。 长炊泰息,迳逸嘑呼。 ">

  与上述诗赋最大的差别之处在于,《神乌赋》在诗境中穿插了大量的说教。 好比,张扬孝:“蠉蜚之类,乌最难得。 其性好仁,反哺于亲。 ”张扬勤劳:“吾自取材,于颇深莱。 巳行胱腊,毛羽随落。 ”张扬守分:“吾闻君子,不行贪鄙。 天地纲纪,各有分理。 ”此外张扬悔改、坚贞、守礼、节烈等。 纵然盗鸟自辩,也不忘说两句贤人之言:“甚哉!子之不仁。 吾闻君子,不忘不信。 ”母乌在托孤时,还要引用“贤人”“《诗》云”;最后先“《传》曰”云云,张扬的“凤凰”“交龙”“勒靳”善于遁迹,终则以曾子之言竣事。 这些说教大大消解了其反映现实的力度,也消解了其应有的意蕴和意见意义,故障了生动和生动。 一沙一天下,一花一天堂。 诗境里不需要说教,而《神乌赋》重新至尾的故事铺叙中,充满了说教。

  《神乌赋》的作者是一个下层知识分子,写出此赋,以劝众人行善逃难,以尽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当是写此赋的初衷。 在作者看来,这对乌有行善之心,而不懂人心惟危,也不善逃难;如能俱善,则是“神乌”,故命此赋为《神乌赋》。

  《灼烁日报》( 2019年11月11日 13版)

[ 责编:李伯玺 ]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今日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