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与现代的多元融合

传统与现代的多元融合

——黄南藏戏《意卓拉姆》观后

  作者:雷庆锐(青海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流传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藏戏是我国少数民族戏曲中历史悠久、撒播较广的一个戏曲剧种,也是中华民族优异的传统文化遗产。 相对于其他民族的戏曲形式而言,藏戏在唱、念、做、打的舞台演出、虚实相间的时空处置惩罚、程式化的行动技巧、象征性的人物装扮、装饰性的舞台布景等方面有其鲜明的奇特性。 尤其是极富地域特色的青海黄南藏戏在吸收了多元文化元素的基础上,形成了具有综合艺术、说唱歌舞、广场演出、鉴赏娱乐等鲜明民族特色的自成系统的一种地方藏戏剧种。 由青海省藏剧团经心编排演出的大型传统藏戏《意卓拉姆》(导演:南拉太、增太吉,改编:李加东周)即是青海黄南藏戏中一个优异的传统剧目代表。

传统与现代的多元融合

黄南藏戏《意卓拉姆》剧照

  《意卓拉姆》原名《意乐仙女》,是凭据传统藏戏《诺桑法王》的后半部门情节内容改编而成的一部深受高原各族群众喜好的古老的传统藏戏剧目之一。 20世纪80年月青海黄南藏戏团(现青海省藏剧团)首次改编演出了《意乐仙女》,改编后的剧本淡化了传统剧目中的宿命因素,突出了人神相爱的恋爱主题。 " />

  《意卓拉姆》通过序《意卓被捉》、第一幕至第七幕《合卺》《出征》《阴谋》《飞升》《凯旋》《寻觅》《重圆》,以及尾声《解救》共九个篇章,讲述了马头天王的长女意卓拉姆与俄登国王子诺桑之间曲折而感人的恋爱故事。 意卓拉姆为相识救被俄登国抢征入宫的五百民女而自愿嫁给诺桑王子。 在俄登国,意卓拉姆与诺桑王子相互恩爱,相敬如宾。 诺桑的另一妃子“敦珠华姆”因与王子政见差别,情感反面,瞥见诺桑迎娶意卓便妒火中烧,与诵经师“哈日”朋比为奸,趁王子出征之机,使用战略陷害意卓并将其逼回天庭。 诺桑凯旋后,不见意卓,当得知真相后便毅然扬弃了权杖王位,历经千险去天庭寻找爱妻。 在天宇,诺桑王子经由了马头天王为他设置的种种文考武试,并在一千多位香纱遮面的同样装束的少女中,机智地找出了爱妻意卓拉姆,用智慧赢得了马头天王的认可和尊重。 在一片赞美和祝福声中,诺桑和意卓双双返回俄登国。 故事在伉俪团圆、父王禅让、王子登位、惩治坏人、五百宫女获释中圆满竣事。

  在题材和主题方面,《意卓拉姆》仍然继续了传统剧目的故事情节,全剧最终以敦珠华姆和哈日两个恶人受到处罚,意卓拉姆和诺桑王子历经挫折终于团圆,俄登国重现昔日的平静与生气,人们迎来了幸福太平与五谷丰登的生涯而竣事。 " />

  为了更好地突出《意卓拉姆》人神相爱、惩恶扬善的主题内在,凭据情节叙事的要求,该剧的编导者们对演员、剧本和衣饰、舞姿等都举行了与时俱进的斗胆创新。 在传统剧本的基础上借鉴和融入了其他民族戏曲的多种体现方式,在舞美设计、人物演出、音乐体现等方面都举行了极富缔造性的改编。 如在舞美设计中借鉴并参考了昆曲《牡丹亭》中淡雅唯美的舞美形象,从设计到制作以清、淡、雅、致为主调,避开了写实、浓重的传统藏戏的体现手法,将藏族唐卡“噶玛嘎志”门户的清淡朴素和现代美术写意气势派头相联合;舞台配景主要以蓝、紫、粉为主色调,加以现代化的声、光、电等舞台手艺,为观众营造了天庭的虚幻和宫廷的华美,使该剧既出现出古老唐卡艺术的奇特韵味,又具有现代唯美特色的舞台艺术气势派头,带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审美感受。

  藏戏主要是通过歌舞的形式来陈述故事情节的生长,因此,音乐气势派头直接影响着主题的叙事和人物形象的塑造。 《意卓拉姆》一剧在人物唱腔、音乐伴奏等方面也将传统和现代举行了有用的联合,并在音乐创作中巧妙地借鉴了其他民族的音乐元素。 如在人物的唱腔音乐上主要以安多南木特藏戏传统的仙女唱腔和王子唱腔为整部戏的主旋律,舒缓、嘹亮而悠扬。 " />

  《意卓拉姆》一剧以多种现代化的舞台体现手法配以演员精彩的演出、优美的音乐与唱腔,以及精致的衣饰与舞美,配合谱写了一曲哀婉感人的浪漫恋爱故事。 既表达了藏民族富有哲理的善恶看法,展示了内蕴丰盛的藏民族传统文化和美学头脑,也顺应和切合了今世观众的审美需求。 该剧虽然在演员的身段演出、唱腔的音质体现、幕间的紧凑衔接等方面仍然有需要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但瑕不掩瑜,该剧无疑在传统与现代多种元素的融合方面取得了可喜的结果,将民间藏戏以现代审美的形式出现给观众,使古老的藏戏焕发出了新时代的色泽,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生长做出了值得歌颂的创作佳绩。 " />

  《灼烁日报》( 2019年10月27日 12版)

[ 责编:董大正 ]
2020-01-17 15:53: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