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14:27:37

   第一,要从心里爱上这个角色,尽管这个角色没那么重要,也不抢眼。

我想,在一个喧嚣的时代里,能够鼓舞人的演艺作品是有力量的,它可以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桑麟康指出,贺友直的艺术魅力,还在于幽默感、小情趣。在《朝阳沟》中,表现栓保在田中如同呆木,贺友直在人物手握的锄头上,画了几只麻雀,非常传神。(记者宋磊)

桑麟康说,贺老对晚辈很和气,对于画面上出现的问题,他总是善意地暗示、启发,从不用贬低的字眼。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我国流行100多年的一种说法,“中国古代有很好的科学传统,到明清后中国科学落后于西方”,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误传。误传的原因含有善良的成分。鸦片战争后,中国内忧外患,国人希望中国强大,于是提出我们“古代行,现代不行”,以便激励自己。这种说法后来经由外国人特别是英国的李约瑟“出口转内销”以后,对我们在心理上起了很大的安慰作用。

掠去这些比喻与称谓交织的语言泡沫,牛犇真实的艺术人生具有不同寻常的坚实感:从影70年,在上百部影视作品中担任角色,演小角色演成了观众喜爱的演员。

牛犇:是的,对一名演员来说,一直坚持着这份责任,同时还要不断拿出好的演艺作品出来,是很不容易的。


文章编辑: 查查论坛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