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50:15

   问:你对押韵有一种执念。

再不察看指纹

(作者:苑利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导)

也许有人会说:文化的交流、融合是历史的必然,有必要大动肝火么?我们尊重一切外来文明。中华民族在5000年发展历程中,已经深深感受到外来文明,包括中外文明的融合给自身带来的巨大好处。但我们同样清楚,要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在特定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最具民族特色、最具地域标志性特点且已经十分濒危的传统文化资源。它是一个民族最稳定的文化DNA。有了它,一个民族便可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便可知道自己以何种方式更容易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同时,它也是一个民族必备的“脐带血”,无论世界如何变化,外来文化如何冲击,自身传统如何失落,只要保护好这最后一袋“脐带血”,这个民族的传统即或命悬一线,也能起死回生。

可以想见,如果传承人言听计从,经过如此培训,至少传承了1300多年的正宗的唐卡绘制技艺没有了,至少传承了2000多年之久的地道的传统纺织图案没有了,至少传承了1500多年的减字谱演奏技艺没有了,各个民族的原生态民歌没有了……倘若再这样培训下去,不消说百年,可能十年之后,我们恐怕也很难再找出敢称之为正宗的非遗了。

问:就没有一点不高兴吗?

个人风格凌驾于泰戈尔之上违背翻译伦理?


文章编辑: 中国行政学院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