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14:34:19

   “有时候,我越写越感到自卑。我自认是一个比较清醒的作家,对自己的职业和地位还能很清醒地看待。”提及创作对自身的意义,严歌苓郑重地说,自己不是一个很自信的人,“那么我就对自己说,我今天干了四个小时的活儿,我应该有个理由来喜欢自己,这就是我为什么天天坚持写作、喜欢写作”。

“有一些人因为书店门票而心有不悦。我十分理解。事实上,你做任何选择都是只有部分人认同的。释然于无,诚挚于有。我愿意尊重不来的人,珍惜入门的人。”老周说,他拒绝的只是随意闲逛的客人,愿意买门票进来的都是热爱读书的人,一天有30个就足以支撑书店的运营。

书友们都称他为“老周”,自称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老周,在我软磨硬泡了半年之后,终于和我面对面聊起了关于草堂的一切。老周豪爽、坦诚,笑容很温暖,他说:“开书店是一个使人幸福的职业,在这里你可以遇到无数美好的人。”

推开紧闭的大门,书店内几乎没有人,显得很冷清,我有些迷惑,为什么要设置门票这个门槛,难道不欢迎更多的游客来书店逛?

当时,严歌苓身处异国他乡,所有尖锐的疼痛投射在这部小说里的主人公扶桑——一个半世纪前北美第一代华人移民身上,同时将自己体会和理解的东方伦理和盘托出。扶桑是一个被贩卖到美国西海岸为娼的中国女子,小说以她为主角,采取了三种人称的复合叙事方式,对相关事件、社会氛围展开描述。

在泉州的一家书吧里,网友“林红”正利用下午的休息时间阅读充电。她认为,书吧现无疑是一种可以与网络书店竞争的主要方式,它可以让读者实实在在地捧着书阅读。而对于“书店+住宿”的跨界模式,许多网友在点赞的同时也关注书店住宿的价格、卫生、安全和舒适度等。网友“昏鸦”建议,政府部门应该要有专门的管理机构来鼓励和规范此类跨界探索,避免其在发展中遇到政府部门推诿或多部门插手的现象。

跨界发展监管要跟上


文章编辑: 天一论坛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