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14:38:56

   新华社堪培拉11月17日电(记者 陈贽 田帆 李建敏)11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堪培拉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决定将中澳关系提升为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宣布实质性结束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习近平指出,双方共同决定将中澳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双方要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扩大交往,加强对话,相互尊重,开拓进取,深化合作,更好造福两国人民,为地区乃至世界和平和繁荣作出更大贡献。阿博特表示,习近平主席访问澳大利亚具有历史性意义,两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标志着澳中关系更上一层楼。澳大利亚钦佩中国改革开放成就,愿意在相互尊重、友好互利基础上加强对华合作。习近平表示,中方感谢澳方为搜寻马航MH370失联客机所作努力,愿意同澳方及有关国家一道,继续开展搜寻工作。阿博特表示,澳方将尽一切努力,继续同包括中方在内有关各方协同开展搜寻工作,直到找到飞机下落。会谈后,习近平同阿博特共同见证了双方多项合作协议的签署,涉及贸易、投资、能源矿产、农牧业、基础设施建设、金融等领域,包括两国政府关于实质性结束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意向声明、关于加强投资合作的框架协议等。中澳合作内容澳大利亚对中国所有产品关税最终均降为零,中国对澳大利亚绝大多数产品关税最终降为零。中澳将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同时大幅降低企业投资审查门槛,增加企业投资的市场准入机会、可预见性和透明度。中方决定在悉尼设立人民币清算银行,给予澳大利亚银行机构500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并同意将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投资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额度调增至100亿元人民币。中方愿意应澳方邀请积极参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澳大利亚政府自2015年起在华实施旨在加强两国学生交流的“新科伦坡计划”,支持建立中澳省州负责人交流合作机制。澳方将采取措施,简化中国公民签证手续,鼓励人员往来和文化、教育交流。澳方愿意加强两国防务和司法执法合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工作人员取出相机内存卡。工作人员取出相机内存卡。野猪蹄残骸。野猪蹄残骸。生活报11月17日讯 14日,国家林业局确定我省萝北县太平沟现身的东北虎就是“普京虎”库贾之时,“寻虎小分队”另一组队员正马不停蹄地赶往萝北县进行采访。当记者到达萝北后,当地林业部门称库贾仍然还在保护区内,为了不影响到库贾的生活,当地已经“封山”。据介绍,库贾今年2岁半,相当于人类的十六七岁,进入我国境内后吃得很好,体型很健壮,胖了一大圈。东北虎来萝北了老乡们兴奋又害怕10月8日,在萝北县太平沟国家自然保护区内,有村民看见了老虎的踪迹。11月9日、10日,当一段清晰的视频和两张照片被林业局工作人员整理出来后,经专家鉴定确认就是俄罗斯入境东北虎库贾。消息一经确认,对于生活在太平沟国家自然保护区内的太平沟村、新河口村、金满囤3个村子的村民来说,是既兴奋又害怕。“我们都不上山了,万一碰到老虎很可能就没命了。”一位村民说。据萝北县林业局局长陈志刚说,“这次拍到的东北虎视频和照片,在萝北县尚属首次。何况这次拍摄到的还是‘普京虎’库贾,更是非常难得。”监测照片显示库贾胖了一大圈库贾仍在保护区内林区已“封山护虎”据当地林业部门介绍,11月7日、8日、11日,工作人员3次上山看到了很多动物残骸,其中一次在地上发现一个10厘米左右长的野猪蹄,其附近有很多血迹,一些干枯的树叶上也有大块血迹。在保护区内能发现老虎走过和趴着把草压倒的痕迹。一些没有融化的雪上,能够看到10厘米左右宽的“梅花形”老虎脚印。工作人员说,在已经翻好的地垄沟上有一连串的老虎脚印,能够清楚地看到老虎走过的痕迹和路线。陈志刚说,这些动物残骸、血迹和脚印都能够证明库贾来过。库贾过境后,一直在伊春、鹤岗靠近黑龙江的附近行走。老虎有占领领地的习性,每隔25天至一个月就会来回巡视一次,近日就出现在了太平沟国家自然保护区。在太平沟自然保护区外记者看到,此处已经设立了禁止进入的标志。据该保护区办公室主任冯延波说,从11月9日发现库贾后,林业部门就禁止附近居民进入林区,除了怕虎伤人,也是怕打扰到东北虎的生活环境。目前,他们正在仔细清理林区内的捕猎器材,防止伤害库贾。据当地林业部门介绍,10月8日有村民发现东北虎出没后,林业部门将远红外监相机从60部增加到了120部。为了能准确拍到东北虎,2万多公顷的林区按照山地走势,设立了太平沟村、金满囤和新河口村三条平行的固定路线,大部分相机都安装在这里,同时根据东北虎的脚印等信息,随时调整相机的位置,更为准确地抓拍。这次拍到的视频就是太平河内安装的相机抓拍到的,太平沟头道沟安装的相机则抓拍到了两张照片。“从林业工作人员看到的野猪、狍子、兔子的动物残骸能看出,库贾的食物种类还是很丰富的。”陈志刚说,从拍摄到的视频和照片中能够看出,库贾比刚被放生时胖了一大圈,说明在中国境内吃得还是不错的。

法制晚报讯 近日,中纪委网站披露了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案件详情,其多次收受贿赂,久贪成“精”,甚至练就了通过拎重来估测红包金额的“本领”。而更引人注意的是,其形成的触目惊心的“家族式腐败”,家庭财产高达7000多万。《法制晚报》记者梳理了近年来28起家属参与贪腐的案件,包括父子兵、夫妻档等。其中,6成均是父子联手。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家族式腐败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腐败,而相对来讲这类腐败取证比较困难,因此更要治本,从法律制度和民主制度上双双把关。而不能等它泛滥了再去抓。6成家族腐败为“父子兵”日前,广州纪委新闻发言人提到,在近期贪腐案件中发现,领导干部较多利用特定关系人敛财,呈现腐败家族化趋势,官员利用影响力为配偶、子女、亲属谋取私利,进行“曲线敛财”,形成一人当官全家参与、全家受益的腐败模式。记者梳理近年来腐败案发现,共有28起落马官员家属也共同参与其中。其中父子兵最为常见,有17起都是父子双双联手,超过了6成。江苏原秘书长赵少麟的儿子赵晋在天津被称为“最牛开发商”。据当地民众称,赵少麟与儿子赵晋官商勾结,搞得当地民不聊生。此外,此类案件中,夫妻组合也是“标准搭配”,共有5起为落马官员协同妻子受贿贪污,而妻子多充当“掮客”的角色,为官员丈夫与行贿者拉线搭桥。记者注意到,有些家属共同犯罪的腐败案件中,甚至已经超越了“一帮一”的模式,而是在家族内形成了一定利益集团、贪腐规模。例如,去年5月31日,山西省运城市夏县公安局原局长孙宏军被调查,其妻子就是著名的“房媳”张彦。经调查,孙家至少有15人为官。“如果孙家开家庭会议,到场的部门领导比政府开会还多。”运城当地人表示。专家解析顽疾、传统联系 治理相当困难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年来,家族式腐败频现,这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腐败。在科举制度以后这个传统延续了几千年,那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中国是一个重视家庭的社会,功名利禄可以说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追求的主要目标。在过去,通过科举制度来升官发财是中国的一个文化习惯、文化模式。而在新的形势下,在环境允许下这种现象就会重复变花样出现,所以它本身有很多文化的顽固性。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仍阻止不了一些人,这个顽疾和传统联系在一起,所以治理起来是相当艰难的。安插工作辅助受贿在记者梳理的家族式腐败案件中,手段通常有假借亲属之手遮蔽敛财、授意亲属经营空壳公司等。据记者统计,28起家族腐败案件中,近半数都是官员利用职权为亲属安排工作,从而官商勾结或官官相护这一“常规手法”。在宿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张治淮安排下,只有大专学历的其子张冬成为宿州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管理科副科长,掌管土地使用权划拨、出让等要务。后又被提拔为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这对上下级关系的局长父子把持要职紧密合作,利用职务寻租,一些开发商千方百计巴结行贿。事实上,对于规范官员子女、亲属的行为,中央早有规定。198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2010年相关规定要求不得默许纵容亲属以本人名义谋取私利、为亲属经商创造条件、亲属在本人管辖范围内经商等。而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明文规定,公务员之间有夫妻关系、直系血亲关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以及近姻亲关系的,不得在同一机关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领导人员的职务或者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务。此外,记者注意到,有些亲属并没有固定职位,仅作为掮客,或者在一个岗位上领空饷,负责上传下达,为受贿打掩护,形成家族腐败集团。例如,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的妻子韩桂荣就是这一角色,负责向王怀忠转达行贿人的请求、转托。韩桂荣的一位老同事说,其调到阜阳市财政局后,因其身份“特殊”,局长并无强制要求,每月的工资会计都会主动送到她家去。专家解析法律、监督制度 需要双双把关尽管一直以来都有官员亲属避嫌的相关规定,但始终无法杜绝。对此,竹立家表示,即使有明文规定,但在现实生活中这种现象较为普遍。所以说这种现象的根本问题不是有没有规定、规定细不细,而是很多官员对于党纪国法没有一种畏惧感、敬畏感。一直以来出现权大于法、人大于法这种现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地方上称霸,部分官员的法律意识淡薄。竹立家表示,打击家族式腐败最根本的是要民主监督,对公共权力公开透明,法律制度和监督制度需要双双把关。“我们的法律有很多这方面的规定,却为什么还犯呢,就是民主不到位、法制落不到实处去。”潜伏期长不易取证值得注意的是,与一般的官商勾结不同,这些建立在亲属关系上的团体联系更加紧密、潜伏期也较长,在侦查取证上更有难度。据记者梳理发现,此类贪腐案潜伏期有的甚至超过了10年。多年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之子,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之子等“官二代”利用父亲职权或被父亲作为收受贿赂或非法经营的中间人,从而聚敛巨额财富,“潇洒”十余载。他们利用其父辈编织的关系利益网,再进行了“优化升级”,形成第二代利益网。然而,这种紧密关联也使得两代人被紧紧捆绑在了一起,去年起相继曝光落马。此外,记者注意到,家庭式腐败案曝光也具有偶然性,并且往往是通过其他案件牵扯出来。例如人数众多的“房媳”案中,起初爆料人仅仅将矛头指向张彦两处户口问题,随后牵扯出其公公的十余处房产,最终更是将其官员家谱大曝光。专家解析对享受优惠亲属 需要进行惩戒这种家族腐败关系网有的甚至存在10余年,一直牢不可破。但事实上不是10多年才被发现,在日常生活中普通老百姓都能感受到。例如,哪些人来到单位有什么背景都很清楚。但关键是老百姓知道这些后并没有能力、没有渠道,甚至也没有勇气反对这些事。此外,相对来讲家族式腐败的取证比较困难,因此更要治本,而不能等它泛滥了再去抓,又抓不到。竹立家坦言,如今反腐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候,腐败的表现、害处大家都很清楚,制度上的漏洞也很清楚,下一步要把制度漏洞补起来,去落实。如今,对明确的贪腐受贿犯罪行为,已经有了大力的惩戒,然而,对默认腐败、享受优惠的亲属也需要进行惩戒,例如追回受贿所得资产购买的房屋,或者不合理地安排了工作之后必须撤职等,而不能白白享受。

泰国多家媒体近日连续报道称,被警方看押的200多名自称土耳其人的非法移民11月初神秘出逃。有媒体说,这些人其实来自中国。有了解内情的人士透露说,根据这些人的体貌、生活习性和衣着打扮分析,他们可能来自中国西北省份。土耳其驻泰国外交官和泰国宋卡府的高级警官表示,他们非常担心这些出逃的非法移民已沦入国际人贩集团手中,成为国际犯罪集团索利要挟的牺牲品。泰国《曼谷邮报》报道称,137名“疑似中国非法移民”逃离宋卡府政府指定的临时居所,只有少数人被重新逮捕。法新社进一步披露相关情况说,今年3月,泰国警方在南部密林地带的一处人贩子秘密营地内发现超过100名非法入境者。加上此前陆续发现的类似非法入境者,共计有424名非法入境者被拘禁。所有人都没有携带证件,只宣称是土耳其人。泰国警方将男性带往曼谷拘禁所,女性和儿童就地安置在宋卡两处临时居所内等候处置。没想到,本月1日至5日的某个深夜,这两处临时居所内的人集体出逃,仅剩下40名体弱者。英国《金融时报》此前曾经报道称,这些非法移民被警方逮捕后,泰国政府有意将他们引渡回中国,却遭到美国、欧洲和联合国阻拦,担心这些人“面临严厉处罚”。《土耳其周刊》17日援引土耳其驻泰国大使馆副领事艾哈迈德 阿卡伊的话说:“泰国政府曾让我们协助甄别非法移民的身份,可据我所知,他们没有任何身份证件。”据美联社15日报道,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官员说,这些人无法提供身份证明,也拒绝与中国外交官合作。至于这些人遣返回国会遭到严厉处罚一说,“只要他们没有犯罪记录,回国后不会受到处罚”。《曼谷邮报》的最新报道称,泰国政府担心此次外逃的妇女和儿童会再度沦入国际人贩集团手中。他们千方百计试图越过边界进入马来西亚,然后再偷渡到土耳其。然而,由于他们多是妇女和孩子,所以很容易成为国际人贩集团的目标。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援引泰国南部移民局总监塔察少将的话说,“人贩集团将许多梦想过上好日子的非法移民贩到不同国家,充当低级劳佣,儿童的结局可能会更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事发现场中新网11月18日电 据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17日22时,110报警台接群众报警,称一男子在越秀区万福路持刀伤害2名群众。 越秀警方及公安消防部门立即派员赶赴现场围捕,嫌疑人躲藏到附近一民宅3楼并威胁民警。23时40分,警方采取果断行动,将嫌疑人杨某(46岁,广东台山人)制服。伤者已送医救治,暂无生命危险。案件正在调查中。 另据中国网络资讯台消息,11月18日晚23:20分广州万福路发生砍人事件,一茶叶店父子砍伤,凶手又冲上附近沐足店三楼挟持男户主。目前消防车与特警已经到场拉起戒备。男子多处从三楼窗户探出头来,并丢下白色纸巾。茶叶店父子正在医院抢救。


文章编辑: 时尚起义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