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41:58

   我开着一家冰激凌店,经常有人跟我说,等自己老了,也要这样打发时间。我猜,在许多人的心中,我过着一种边缘的、多余的,不够上进和“世俗”的生活。这本书是一本散文集,书写那些深藏在内心的凝视,挣扎,前行和肯定。它们在庞大的社会生活中微不足道,无法搬上荧幕成为精彩的戏剧。但我把这些故事羞涩地写了下来,印成书。它收获了一些读者的共鸣,还获得这样一个奖。这让我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我,和我那些看起来不重要的同伴们的生活,并不是小众的。世俗,就是我们自己。

黄大琳是小女人,田汉却性格粗豪,此时田汉任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科主任(后任校长),还一度担任《中央日报》副刊主编,月薪300元,据夏衍说:“在他(田汉)心目中从来不考虑钱的问题。有了钱,比如一本书出版了,拿到一点版税,就大伙儿用;用完了,没钱了,就大家掏腰包,买大饼油条过日子。”

蒋胜男(入选作品:特别推荐类,年度最佳影视改编书,《芈月传》)

对于“天启大爆炸”到底是一场爆炸事故还是自然之谜,也许看一下晚清著名的外交家、洋务运动的重要代表人物薛福成在《庸盦笔记》中记录的“长沙火药局灾”事件,会别有一番见解。

1947年12月,田汉与安娥到台湾游览,林维中尾随而来,但田汉不辞而别,直接去阿里山等地旅游,林大怒,在台湾《新生报》上发表公开信,辱骂田汉,4天后,该报又刊登了6位台湾大学生写的《致田汉夫人的信》,令田汉与安娥名誉扫地。

这次我的作品《芈月传》能够获评“2015年度影响力图书”,感谢主办方厚爱,感谢所有的读者朋友热心支持,也感谢浙江文艺出版社的所有同仁所付出的努力。回望来路,百感交集。写作是地狱门口的舞蹈,苦乐交织而不能割舍,非经历过的人不足以言说,但是能够支持我一直走下去的,就是出于对创作的热爱,不痴迷,不足以为文;不痴迷,不能够与文中的主角共生共死;不痴迷,不能够与读者同喜同悲。文中浮游,而忘世事,而得真自在。

刘若愚是明朝天启年间的太监,他擅长书法且博学多才,在内直房经管文书,在魏忠贤祸乱朝纲的那些年,一直遭到排挤。崇祯帝登基后处置阉党时,把刘若愚判处斩监候。刘若愚蒙冤无告,忧愤不已,于是发愤著书,在监狱里花了十二年时间写下了一本记述天启年宫中数十年见闻的笔记《酌中志》,申冤以自明,当权者读完书稿,发现刘若愚确属冤屈,将其开释——谁说读书无用,关键时候可是能救命的!


文章编辑: 中央电视台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