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2:42:30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首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于11月24日启动。这个以“共建网络安全,共享网络文明”为主题的活动,由中央网信办会同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教育部、科技部、工信部、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举办,是我国第一次举办全国范围的国家级网络安全主题宣传活动,是事关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一件大事。 重视并强调网络安全,是国家互联网发展战略的需要,是保障网络安全、维护国家利益、推动信息化发展的需要。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强调,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要从国际国内大势出发,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毫无疑问,有关网络安全问题必须大讲特讲,网络安全的宣传工作必须成为互联网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丝毫不可懈怠,时刻不可放松。 大张旗鼓地宣传网络安全,与每一个网络使用者息息相关,与社会公众的利益息息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已达6.32亿,普及率46.9%,手机网民数达5.27亿。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正深刻地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的工作生活方式,不断推出的各种网络接入更加便捷,应用更加多样,内容极大丰富,网络已经变得“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无所不包”。但正如人们所注意到的那样,互联网绝非一方净土。在人们充分享受互联网带来的种种便利的同时,网络攻击、网络诈骗、网络侵权时有发生,网络造谣传谣、网上涉黄涉赌涉毒乃至利用网络传播暴力恐怖有害信息等等的恶劣行为令人触目惊心。大量案例表明,网络上那些屡禁不止的有害信息,严重危害国家安全,严重损害人民利益。因此,国家有关方面加强网络安全宣传,有助于公众更好地了解、感知身边的网络安全风险,增强网络安全意识,提高网络安全防护技能,有助于维护和保障广大互联网用户的合法权益。 大张旗鼓地宣传网络安全,是国际通行的做法。美国作为世界第一的网络强国,对网络安全问题极其重视,由国土安全部负责实施的“国家网络安全意识月”强化宣传效果,可谓用意深远。在欧盟,由欧盟网络与信息安全局与欧盟委员会组织共同主导的“欧盟网络安全月”居然由欧洲刑警组织、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等其他机构支撑,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在新加坡,政府不仅加大对网络安全的投资,不仅努力为公众、企业提供优秀的网络安全工具和资源,同时每年开展“网络安全意识日”,常抓不懈。这些事实表明,网络安全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无不属于国家安全层面的要务,而网络安全意识的重要性必须通过广泛深入的宣传充分展现。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副组长刘云山同志在首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启动仪式上指出:“网络安全与网络发展相辅相成,离开了安全堤坝,网络就不可能健康发展、持续发展。”互联网的一个特性是其开放性。开放性既意味着每个人的有权享用互联网的便利,同时意味着每个人都有义务自觉维护网络安全,这正是“共建网络安全,共享网络文明”的题中应有之义。通过首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可以相信,我国数以亿计的网民将接受一次网络安全的普及教育,网络安全意识将进一步深入人心。(国平)

据新华社电,本月2 2日,正在斐济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方感谢斐方协助中国政府开展海外追逃追赃工作,希望继续加强两国执法合作。习近平所说的“斐方协助海外追逃追赃”,就包括了中斐执法部门合作将“美女高管”陈怡从斐济押解回国这件事。2013年8月,上海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怡潜逃斐济,有报道称她携带了5亿元现金。公安部会同上海市公安局组成11人境外缉捕工作组前往斐济,在斐方执法部门大力支持配合下,迅速将已取得瓦努阿图身份证、正准备乘机逃亡他国的陈怡抓获,查获了近千万元现金和奢侈品。当年8月19日陈怡被押解回沪。十八大以来,中央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反腐败力度持续加大,其中海外追逃追赃成为中国反腐风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海外追逃追赃离不开中国与外国以及国际组织之间的合作。本月以来,习近平在APE C会议和G20峰会上,在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加拿大总理哈珀时,在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斐济期间,至少7次谈到国际反腐败合作、海外追逃追赃。反腐学者认为,中国最高领导人就此问题如此密集的表态非常罕见。除了与其他国家政府间的合作,中国还积极参与至国际研究反腐败的一些非政府组织中,比如中国最近主动提出并加入总部位于维也纳的国际反腐败学院。从年初开始对“裸官”进行治理,到7月中纪委新设国际合作局、公安部开展全面追逃追赃的“猎狐2014”专项行动,及至本月,国家最高领导人密集就跨国反腐作出表态,中国正在切断贪腐官员们的出逃后路,也在向这一群体发出震慑信号:中国正多渠道参与国际反腐追逃,贪腐官员们将无避罪天堂。APEC反腐合作网络三个月高效成立北京平安里西大街41号,刚刚从广安门南街甲2号搬来的监察部设立了一个新的国际机构,这就是亚太经合组织(A PEC)反腐败合作执法网络(ACT-NET)秘书处。11月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日前,21个经济体反腐败机构和执法机构向秘书处报来了联络人信息,ACT-NET已经正式运行。ACT-NET在三个月内迅速设立以及秘书处设在中国监察部,都离不开中国的主动参与。今年8月,APEC反腐败系列会议在北京召开。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决定将反腐败合作执法网络初始阶段(2014至2015年)的秘书处设在中国监察部,并通过了ACT-NET职权范围文件。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出席这一会议时表示,中国愿意充实反腐败国际合作内涵,提升合作水平,把追逃追赃作为反腐败国际合作的重点内容,进一步采取务实措施和切实行动,在交换案件信息、追缉外逃贪官、追缴腐败资产等方面取得明显进展。据了解,黄树贤正是成立A PE C反腐败合作执法网络的牵头负责人。短短三个月,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从构想成为现实。参加了上述会议的中纪委特约监察员、中国人民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说,其速度之快超过了她的预料。“这足以表明,十八大以来的高压反腐,中国赢得了世界赞誉,各国渴望跟中国在反腐方面深度合作,这也体现了在中国引导下A PEC强大的行动力。”ACT-NET组织结构包括主席、联络人和秘书处。主席由每年的A PEC反腐败工作组主席担任,联络人负责统一协调本经济体的反腐败执法机构对外开展合作,秘书处负责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日常行政事务,包括维护更新联络人名单、为培训项目提供协助等。ACT-NET总共由80多人组成,中方联络人员分别来自监察部、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人民银行。下月,中国将举办面向亚太地区的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研讨班。如何利用APEC反腐合作网络追逃追赃APEC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的成立,旨在加强各成员国之间以追逃追赃为重点的个案合作、经验分享和能力建设。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庄水德对南都记者说,这个网络将为各国合作反腐提供一个具体平台。比如,中国向一个国家提供外逃人员名单等信息后,对方可以配合调查该外逃人员在该国的动向,缩短我们追逃的时间。在过去几十年中,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成为中国外逃贪官主要目的地,一些国家甚至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贪官一条街”和“腐败子女村”。反腐机关也基本摸出了贪腐官员的出逃路径,即“用权谋利→聚敛财产→家属先行→转移资产→准备护照→择机出逃→谋取外国身份”。海外贪官资产的追回和引渡是一个昂贵的过程。在调查和起诉阶段的经济成本,特别是当案件牵涉到不同国家的时候,必须纳入在不同国家涉及管理、差旅、通讯、翻译和律师、证人等人员的费用。据新华社报道,公安部经侦局一些办案人员介绍,由于相关司法制度差异和海外信息情报的短缺,从锁定目标到实施跨国抓捕,耗费诸多人力、时间和资金。上述办案人士认为,上述网络加强信息共享和司法机关合作,将有助于减少沟通成本,提升抓捕速度。“前端预警”是各国的难点。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表示,如果通过信息共享和重点监测,发现某个官员的子女、父母、亲属等利益相关人出境、移民后过着明显与其申报职业收入不符的奢侈生活,对于司法机关判定嫌疑人是否有转移、漂白资产等十分重要,这方面的信息合作将有助于尽早发现腐败苗头,展开调查,将外逃遏止在萌芽之中。高波说:“APEC会议通过的《北京反腐败宣言》,将使中国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A PEC成员在引渡条约、司法协助、反洗钱等领域的谈判加速。”从APEC到G20传递的反腐信号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1日在介绍A PEC会议取得的主要成果时说,我们大力推动亚太反腐败合作,建立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就追逃追赃、开展执法合作等达成重要共识。这些共识体现在11月8日由A 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通过的《北京反腐败宣言》中。《宣言》提出,建立A PE C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目标建成一个亚太地区反腐败与执法机构间分享信息与交流经验、技术的非正式合作机制,为侦测、调查并起诉腐败、贿赂、洗钱与非法贸易提供便利。这是第一个由中国主导起草的国际反腐败宣言,充分体现了中国在加强反腐败追逃追赃合作方面的关切和立场,对于引领亚太地区反腐败合作朝追逃追赃等务实合作方向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紧接着APEC会议召开的G 20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谈到,要深化反腐败国际合作。这一会议上,G20成员国领导人同意,建设反腐败合作网络,返还腐败资产,拒绝为腐败官员提供避罪港,还制定了《2015-2016年G20成员反腐行动计划》。澳大利亚著名反腐败和反贿赂问题专家罗伯特 瓦尔德对南都记者表示,两次国际性会议上达成的协议,主要将对外逃的腐败分子形成一种震慑力,就是你所躲藏的地方将不再安全。比如,这些协议让中国向那些住在澳大利亚的经济犯或者将财产转移到澳大利亚的贪官传递一个信息,就是你可以跑,但是我们能找到你。我们将会和外国政府合作将所有非法获取财产找回,你也会因为你所犯的罪被抓捕。这些信息传递给媒体,外逃的嫌疑犯们将会知道澳大利亚不再是他们的避罪天堂。不过,瓦尔德也坦诚表示,国际合作反腐具体面临的是不同国家的不同法律体现,比如G 20合作反腐,就是十几个成员国在十几套不同法律体系下进行,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迈出与国际民间反腐机构合作步伐除了加强与其他国家政府间的合作,中国还积极参与至国际研究反腐败的一些非政府组织中。11月20日晚,国际反腐败学院院长马丁向南都记者确认,今年9月16日,中国主动向奥地利外交部递交申请书,申请加入国际反腐败学院。在按规定履行一系列程序后,该申请于11月15日已生效,标志着中国正式加入该学院。成立于2010年的国际反腐败学院是全球第一所反腐败国际学院,是一个完全独立于政府的组织,旨在提供反腐败教育和专业培训,促进对有关腐败现象的研究,提供打击腐败的技术援助,并促进反腐败国际合作与交流,国际刑警组织也予以大力支持。马丁向南都记者透露,早在中国正式加入前,该学院就已经和中国大陆及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展开合作,今年夏天,还有中方人员参加国际反腐败学院的培训。“中国是一个大国,有很多‘老虎’和‘苍蝇’,面临严峻的反腐败问题,我们一直欢迎中国的加入。”马丁对南都记者说,相信中国的加入会促进中国和其他国家在经验方面的借鉴与交流,各方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强协作。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认为,中国这一举动有利于扩大和国际社会在反腐败方面的经验交流、法制方面的沟通,在反腐败人员培训方面也能够开展一些国际合作。黄风对南都记者说,可以说,中国正在通过多渠道参与国际合作反腐。我国已经明确提出将“反腐败”作为国家战略,无论是A PEC、G 20会议上,还是加入国际反腐败学院,“只要有场合,我们都愿意参与到国际反腐败合作中”。相关国际反腐合作,不仅仅中国需要反腐学者认为,之所以中国能与其他国家达成反腐成果,也反映出合作反腐是各个国家的共同需求。亚太经合组织秘书处执行主任博拉尔德在APEC会议期间曾透露,发表《反腐宣言》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愿望。黄风指出,这两年中国进入反腐高潮,尤其是加大海外反腐力度,让人误以为中国在海外追逃方面对刑事司法合作需求挺大,而且都是有求于别人。实际上,很多发达国家对中国也有司法合作的请求,例如APEC的成员美国、澳大利亚等,而且请求数量超过中国对其他成员的请求。他们的一些跨国公司在海外行贿,发生商业腐败,同样需要我们提供协助,他们也需要按照我们的法律要求,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庄水德说,我们现在的反腐败主要集中在公共部门,比如一些政府贪官逃往海外;而发达国家的腐败主要集中在私营部门。这一点得到了韩国高丽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正男的认同。她对南都记者表示,在韩国这样的国家,政府部门和公共部门的资产监管非常严格。比如一个政府部长,根据韩国的法律,每年都需要公开自己和家人的财产,同时向国会说明增加的财产有多少,并介绍是通过何种方式获得的。“但是企业里面有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大笔财富后逃到国外的情况。这种情况要把人和钱追回来在韩国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她积极肯定APEC和G 20会议取得的合作反腐方面的成果。她举例说,“如果一个韩国企业家通过贪污方法得到一大堆钱,拿到中国投资的话,我们邀请中国协助,处理这个问题,相比以前就容易得多。现在是全球化社会,国家之间一起管理腐败问题,是很好的方法。”高波认为发表《北京反腐败宣言》具有战略意义,“在中美两国的共同推动下,亚太各国在打击腐败方面达成共识,将对外逃贪官产生巨大震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中国亳州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