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4:14:46

   李某金、李某奇兄弟和李某海、李某友兄弟都是梅州丰顺县某村村民。据李某金、李某奇诉称,2014年4月,李某海、李某友兄弟擅自在其宅基地上动工兴建坟墓,村委和镇政府得知后及时制止,并向李某海、李某友兄弟发出了停工通知书。

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某海、李某友兄弟挖坏李某金、李某奇家的祖坟,构成对李某金、李某奇财产权的侵害。同时,侵犯坟墓的行为也间接侵犯了死者的遗体、遗骨,侵害了我国民族传统意识中死者的尊严和安宁,导致死者近亲属精神上和心理上的痛苦,为此,李某金、李某奇有权请求精神抚慰金。因此,法院酌定李某海、李某友兄弟应当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同时判处坟墓修缮费用4000元。宣判后,李某金、李某奇不服,提起上诉。梅州中院二审后维持原判。

确定

几番拉扯后,冯小军发现,这名婆婆有些神志不清。冯小军担心强行将钱还给婆婆后,她还会把钱给别人,他便接了下来。而等他回过神来,婆婆已经转身走远了。冯小军立马前往荷花池派出所,向民警说明情况,并当着民警的面清点了钱——总共2990元。

“我打开一看,里面竟是捆得严严实实的两摞钱。50元和100元的捆成一捆,10块和20块的捆成另一捆。”冯小军当时就惊呆了,“我说你搞啥子?为啥要给钱给我?她说就当‘做好事’。”

经办法官表示,本案中,被告的侵害行为虽未对死者骨灰、遗体或遗骨造成侵害,但其破坏原告家坟墓碑石、碑背、两边扶手、部分水泥坪面等行为,侵害了死者近亲属对坟墓的财产权,因此应承担财产损害赔偿责任。同时,因坟墓能满足死者近亲属纪念、祭祀先人的精神需要,与死者亲属的精神利益密切相关,同时承载着死者及其生存的近亲属的人格利益,因此对坟墓的毁损不仅是对死者近亲属财产权的侵害,也是对死者及死者近亲属人格利益的损害,该行为后果兼具侵害财产利益和精神利益的双重性。为此,被告对于破坏原告家坟墓的行为应该承担财产损害赔偿与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在被问及为何要把钱交给冯小军时,周婆婆说:“我觉得他人很好,当时我心里又迷迷糊糊的,就把钱给他了,就当做好事。”见婆婆经常自言自语,说话模糊不清,民警猜测,周婆婆可能有间歇性精神障碍。


文章编辑: 中国军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