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19 20:04:16

   说起这个,我真有无数感慨。26年前,我因为湖南台的热情邀约,和我的故乡情结,开始和湖南台合作。那时湖南台只是个地方台,没有什么实力,也没有什么钱。我们合作的方式,是我们台湾的怡人公司全部投资,湖南台“协助拍摄”,“协助拍摄”的费用当然由我们出。他们做出一个协拍预算,我们全部付费给他们,包括协拍人员的薪资。因为他们协拍,也有权以极低的价钱取得“内地播映权”。换言之,我在内地做了好久的戏,都因为想让台湾看到内地的大好河山,进而促进两岸交流,我绝不是以赚钱为目的去的。

大家都知道,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我向湖南卫视抗议过,我向广电总局求助过……都没有得到任何帮助,除了通过诉讼维权,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很多朋友都告诉我,打官司浪费时间,内地法律我又不懂,即使于正抄袭的行为人尽皆知,我还不见得会胜诉。何况打官司会把他的收视率炒高,反而让他得利。劝我自认倒霉,忍下这口气。可是,我觉得忍耐是“姑息养奸”,我忍不下去。至于会把他的收视率炒高,我也心知肚明,但是,收视率是一时的,正义是一世的!何况利用抄袭炒作而来的收视率,有什么可骄傲的?

琼瑶 2015.12.20

近期,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正在热映电影的盗版链接,令盗录问题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焦点。21日,电影局发布了题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关于严厉打击盗录盗播影片等侵权违法行为的通报》的文件。

网友看到微博后纷纷留言点赞,“公道自在人心!正义必胜”,还有人借用文章中的话,称:“被敌人伤害不可怕,被亲人伤害才伤心。”

在我又重新写剧本时,于正可没闲着,他于2014年11月16日,忽然办了一个“法学专家研讨会”,来讨论《宫锁连城》有没有抄袭《梅花烙》!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在台湾,只要已经涉及诉讼,当事人就不可以找人公开讨论。我不知道那些专家是谁?只看到于正发布的照片,和他的结论:“我在想为什么那么多雷同?……原来大家都参考了《红楼梦》!”这种卑鄙的行为,自说自话的结论,让我瞠目结舌。我真想问问那些专家,他们看过《红楼梦》吗?看过《梅花烙》吗?看过《宫锁连城》吗?至于于正,如果他的《宫锁连城》,除了抄袭《梅花烙》、《还珠格格》以外,还从《红楼梦》中取材,我没意见。可是栽赃《梅花烙》是参考《红楼梦》,简直是对我的毁谤,对《红楼梦》的侮辱。《红楼梦》是中国名著,我的《梅花烙》望尘莫及!我写《梅花烙》时,千真万确,从头到尾,就没有想到过《红楼梦》,更别说参考了!

海伦清桃贴文痛批某学生剧组,表示自己当初以“鼓励学生”的善心,加上认为“一部20 分钟的学生影片不至于会玩火”的原因,以友情价接受邀约,但没想到主角被设定为“一位在家乡是万人迷,却为了家计嫁给七十几岁台湾老人,最后难耐寂寞而出轨的越南女性”,她认为这充满了对越南女性的歧视。


文章编辑: 中国商务部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