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侯为贵遇上任正非:一个是秀才 一个是兵?

中国滑冰协会

2017-09-20 00:46:35

【红管家】
晚清到民国初年,在北京城,有权没权,有势没势,红不红,紫不紫,入不入流,有没有派,就看你开得起开不起堂会?开什么样的堂会?能请来什么名角儿?

,【大洋垒起的戏台】

,恭亲王的堂会办得那叫轰轰烈烈。堂会一散,老爷子仍然兴致勃勃,提笔就赋诗,把他张灯结彩,丝竹高奏的演出描绘得淋漓尽致。“蜀琴欲奏鸳鸯弦,华屋樽开月下天。银烛树边长似画,金兰同好共忘年。”


慈禧当年钦点《玉堂春》,亲点陈德霖扮苏三,陈老板扮苏三是梨园一绝。伶界谓之无与伦比。老佛爷懂戏,听得微微颔首,轻轻打点,面带微笑,津津有味。

,【咸丰皇帝专唱青口老生】

,京戏堂而皇之地进了皇宫。澡堂子里程长庚猛听得一段清唱,原来是九贝勒爷在学唱“借东风”;咸丰帝的鼓打得地道专业,戏瘾上来了,还要清唱,专唱青口老生;慈禧点戏《玉堂春》,陈德霖唱到“羊入虎口,有去无还”胆战心又寒?老佛爷一生最忌讳“羊”字,连御膳房做羊肉也得改名福肉。


清明果

□本报记者 王萍


咸丰戏瘾大,而且是行家。咸丰听戏开的皇家堂会只招待皇家自己人,皇后、嫔妃、贵人、常在簇拥着咸丰皇帝看戏。咸丰的堂会不容外人的一个原因是为了“保密”,咸丰戏瘾上来了,难免要清唱一段。一位太监曾流传下来这样的话,咸丰皇帝不止一次站在九龙口上,打着云板,敲着单皮鼓,指挥着“场面”。九龙口,伶界有说法。京剧的乐队俗称场面,坐在上场门一侧的台口,这地方为何敢称“九龙口”?传说当年唐明皇李隆基喜打鼓,打的是羯鼓,也真下过功夫,曾经因练打羯鼓打坏的鼓槌就堆放了三四大竹筐。咸丰的鼓也打得地道专业,在京剧“场面”中,打鼓的是整个乐队的指挥,足见其功夫。说个秘密,咸丰皇帝戏瘾上来了,还要清唱,专唱青口老生。咸丰皇帝开堂会不让外人参加,就是怕损了帝威。

源自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世界知名的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在迈阿密医院治疗支气管炎时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享年65岁。被称为建筑界“女魔头”的扎哈,在北京有望京SOHO、银河SOHO、丽泽SOHO和新机场一号航站楼四个项目。


随着慈禧最后闭上双眼,皇家的堂会如江河日下,败叶纷纷,连德和园大戏楼上都开始燕子筑巢,皇家的堂会渐渐只成为太监们和那些文遗老遗少们憧憬的梦寐。随着恭王府的衰败,王府的堂会已成明日黄花,恭王府昔日堂会办得地动山摇般的辉煌,如今王府的大戏楼上竟然挂着一张张蜘蛛网,戏台上堆满了杂物。全京城40多家王府再也没有一家能办得起堂会了,如残日西坠,如落叶秋风,如镜中花水中月。一位八十多岁的贝勒爷的老代,说起当年他们先人开的堂会来,那一脸深纹厚皱里竟然发出青春的回光。

侯仁之先生走了。

晚清到民国初年,在北京城,有权没权,有势没势,红不红,紫不紫,入不入流,有没有派,就看你开得起开不起堂会?开什么样的堂会?能请来什么名角儿?


螺蛳

徽班进京二百年,从它在京城唱红时,就开始进皇宫,进王府,进颐和园,进会馆,那时候帝王将相谁家不闻戏琴声?再往后,十七年民国时期,四届总统,没有哪一届总统、总理、部长、将军不好那一口的,没有哪一家没开过堂会。鼎盛时期,一场堂会能轰动多半个京城,能搅乱王公大臣,能“拿住”总统总理。一位前辈半是凄凉半是苦地说,“三鼎甲”那是什么做派?什么道场?那“玩艺”真叫艺术,那艺术真叫绝活。一代伶界大王西行了,“三鼎甲”谢幕了,三位“霸王爷”都走了,“四大须生”、“四大名旦”、“四武小生”、“三大名丑”、“四大花脸”都随着一声凄婉的琴声,一句高亢的叫板,一道委婉的唱腔,一阵让人目晕的身段谢幕退场了,只留下那些近乎神话般的传说,只留下那些近乎天音的唱段,只留下他们身后的凄凄凉凉。


给你亮亮那时候的账单子:

螺蛳

小吃特色:香辣的口感,鲜美的螺肉,让人看着都流口水啊,正所谓“老酒喝喝,螺蛳唆唆”。


慈禧爱听谭老板的戏,爱谭腔,谭鑫培台口一声唱,能唱得老佛爷满心舒畅。多少烦心事,多少累不完,都在一声谭唱中化为乌有,烟消云散。老佛爷亲赐谭鑫培黄马褂,可以自由出入大内,满朝文武,满清亲郡王爷贝勒公侯,有哪一位有如此待遇?光绪三十三年,谭鑫培的小女儿出嫁,谁都没想到慈禧太后愣赏送一个精致的妆奁盒,这种政治待遇,这种规格的赏赐,细数满朝官员也少。谭老板唱得好,扮得好,功夫更好!

纪念介子推的传统小吃

推荐理由:子推蒸饼,俗称蒸饼,是山西地方的传统食品。相传是人们为了纪念忠诚坚贞的介子推,就在他死的这一天,不举烟火,也不进热食,所以这一天便被称为寒食节了。子推蒸饼以精粉、猪板油、大葱、香油、花椒粉、碱为原料,经过和面、发酵、上碱、揉面、擀面、加料、揪剂、压形、笼蒸等诸多工序制成。

皇帝喜好这一口,但皇帝绝不能到戏园子里去看戏,这就出现了在紫禁城建戏楼,在避暑山庄建戏台,在颐和园建戏楼。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故宫的寿安宫和宁寿宫的畅音阁,圆明园的同乐园,承德避暑山庄的清音阁,颐和园中的德和园大戏楼。有机会,一定得去走走,站在宁寿宫的畅音阁前,伫立在颐和园的德和园前,你静静地、细细地、悄悄地听,渐渐地弦丝管乐之声悠然而起,那可是皇家的堂会,想当年没有正三品的顶戴花翎是享不了那个福的。

老佛爷开堂会,点的都是名角儿,程长庚、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卢胜奎等等,名角儿的名单都是老佛爷钦点的。老佛爷尤其喜欢谭鑫培的戏,谭鑫培乃程长庚的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独创谭派唱法,自成一家,一百多年不变。谭派唱腔讲究低回细腻,甜美滋润,抑扬顿挫,响遏行云,讲究余音袅袅,其人去其音犹在,有绕梁三日之美。

子推蒸饼

首先恭亲王的宅子就没法比,始建者为乾隆权臣大赃官和珅,和珅被查办以后是庆亲王,然后就是恭亲王。恭王府中的大戏台就是恭亲王奕訢修建的,奕訢最热衷办堂会,逢年过节、过生日、贺喜庆、办满月,只要沾上碰上靠上挨上就大张旗鼓地办堂会,过一段日子不过过戏瘾就觉得如芒在背,吃喝不香,像打秋的黄瓜连办国事朝事都打不起精神来。

皇帝喜好这一口,但皇帝绝不能到戏园子里去看戏,这就出现了在紫禁城建戏楼,在避暑山庄建戏台,在颐和园建戏楼。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故宫的寿安宫和宁寿宫的畅音阁,圆明园的同乐园,承德避暑山庄的清音阁,颐和园中的德和园大戏楼。有机会,一定得去走走,站在宁寿宫的畅音阁前,伫立在颐和园的德和园前,你静静地、细细地、悄悄地听,渐渐地弦丝管乐之声悠然而起,那可是皇家的堂会,想当年没有正三品的顶戴花翎是享不了那个福的。

到光绪庚子年后,谭鑫培已有谭大王之称,戏份的价码已经涨至五十至一百两,没有一百五十两的白银不敢请谭大王。到宣统年间,但凡请谭大王,三百两白银是必须备下的。那时候三百两白银能买十个丫鬟,前门外大栅栏后的铺子能置一座。

江南气息吃出来

慈禧爱听谭老板的戏,爱谭腔,谭鑫培台口一声唱,能唱得老佛爷满心舒畅。多少烦心事,多少累不完,都在一声谭唱中化为乌有,烟消云散。老佛爷亲赐谭鑫培黄马褂,可以自由出入大内,满朝文武,满清亲郡王爷贝勒公侯,有哪一位有如此待遇?光绪三十三年,谭鑫培的小女儿出嫁,谁都没想到慈禧太后愣赏送一个精致的妆奁盒,这种政治待遇,这种规格的赏赐,细数满朝官员也少。谭老板唱得好,扮得好,功夫更好!

,吴怀尧:上榜作家越来越多,说明写作正在让我们的文化产业变得日益繁荣,说明我们民族的文化活力变得越来越强大,说明全民阅读的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相信,每一个创作者都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在全民小康的道路上,作家群体通过一支笔一张纸,创作创富创业,更是激荡人心。

到了民国时期,上至总统,下至部长;上至议长下至议员;上至银行金融家,下至买办大商家;上至总司令,下至师团长,几乎无人不爱京戏。票友比比皆是。当时就有这么一种说法,开完总统会,装扮唱大戏,不用请名角,个个能上戏。历史推出梅兰芳,大红大紫;杨小楼声名远赫,威震梨园;余叔岩独创流派,别具一格,此三人堂会价码俱逾千元大洋。那时期北大著名教授李大钊一个月关饷三百五十块袁大头,还不能保证兑现发洋;毛泽东当时在北大图书馆作助理管理员一个月关八块大洋的饷。如果把这三位威震京城的名角儿都请到,北大人称之为“三大件齐活”,那就要轰动京城,赏钱、饭钱、礼钱,盘点下来,没有一万大洋办不成这个堂会。


绵延千年的古老寒食

江南气息吃出来

给你亮亮那时候的账单子:


:当侯为贵遇上任正非:一个是秀才 一个是兵?
责任编辑:中国滑冰协会澎湃新闻报料:4026730-20-4057508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快讯

继续阅读

评论(28541)

追问(680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