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3:11:23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2007年8月,许宝仪一行到深圳去见杨基威,在深泰正明公司办公室,被告知杨在柬埔寨,“他们还告诉我们,深泰正明公司和泰国正明集团之间将没有合资或再合作的关系,要我们离开。”随后不久,许宝仪一行又到深粮集团,见到了董事长黄明,“黄先生要求看深泰正明公司和深粮之间签订的大米买卖合同,也就是编号为G-0047、G-0048、G-0049、G-0070和G-0071的背靠背合同,在审查了合同并在计算机数据库里检查后,黄先生告诉我们,深粮集团并没有与深泰正明公司签订及执行任何合同,他说,合同上的印章是假的,总经理陈锐明也说那些合同上的签名不是他的。”许宝仪这才意识到“上当了”。

为了逃避警方打击,该团伙每次组织聚赌前,都会对参赌人员进行统计,如果江苏籍参赌人员占多数,就会选择在安徽境内偏僻的场地开赌;若安徽籍参赌人员较多,则会选择在江苏境内偏僻地点聚赌。

此外,该犯罪团伙分工明确,****内有专人发牌,****外有专车接送,或以微信位置共享,或利用卫星导航系统,前往********。****外有专人层层把守,一有风吹草动立即疏散。****内不仅有人抽头,还有专门为赌徒“放贷”的,甚至有人在****内“收房”“收车”牟取暴利。

为了逃避警方打击,该团伙每次组织聚赌前,都会对参赌人员进行统计,如果江苏籍参赌人员占多数,就会选择在安徽境内偏僻的场地开赌;若安徽籍参赌人员较多,则会选择在江苏境内偏僻地点聚赌。

参赌人员都自称富豪

本报记者曾在2016年1月6日、18日两次电话采访杨基威,杨基威说,他在2010年曾“被关了37天,”后取保候审,现仍在深圳,在做红酒生意。针对指控,杨表示,“中国有中国的法律,如果真像他们所讲的,我还会在外面吗?还会有自由吗?”杨自辩,在深泰正明公司,他并不是操控者,只是“帮他们跑合同的。”而“这个事情,主要是泰国方面跟香港方面的问题,经侦也查了,客户把钱打给深泰正明公司了,深泰正明公司拿到钱了,”一部分用于做开支、进设备等,“大部分的钱汇到了香港,香港不汇到泰国,这跟中国内地无关。”而对于那五份被认为是假造的背靠背合同,杨同样否认与自己有关:“鬼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在泰国正明集团仍在追索大米货款的情况下,2008年6月,深泰正明公司被陈壁明注销。


文章编辑: 新华法治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