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3:35:56

   三问:是“互联网+教育”,还是“教育+互联网”?

一部分家长也有类似担心:如果公办学校的教师被允许到在线教育平台开课,而其收入远远超过学校,老师们的精力和心思会放到哪一边?

杭州从事IT业的家长徐海倩说,给孩子购买在线教育课程后发现,“这种课程都是录制好的,好处是可以反复播放学习,缺点是学习过程中,学生和老师之间缺少实时的反馈和交流。”

上述指控是巴西警方“狂热者行动”的一部分,专门调查企业通过说客行贿。数以十计其他巴西企业同样因涉嫌提供回扣接受调查。

一部分人为此“点赞”,支持老师们通过互联网获得其应有的市场价值。“这些课程单价很低,‘在线教师’的高收入是来自于互联网的积聚效应。互联网就是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把多数人不多的付出,汇聚成少数人的大额收入。”一位互联网从业者在网上说。

一部分人为此“点赞”,支持老师们通过互联网获得其应有的市场价值。“这些课程单价很低,‘在线教师’的高收入是来自于互联网的积聚效应。互联网就是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把多数人不多的付出,汇聚成少数人的大额收入。”一位互联网从业者在网上说。

武汉取水楼小学语文老师戴英认为,线上培训忽略了教育的重要一环,就是学生和老师之间的互动,毕竟一个多小时的培训,几十个知识点,学生难免有不懂的地方,也有走神的时候,通过互动调动积极性,发现学生对知识掌握的模糊地带,及时解决,更有利于学生成绩的提高。


文章编辑: 中国招生就业在线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