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4:23:12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据福建省纪委消息:福建省漳州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王毅群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福建省纪委)王毅群简历:王毅群,男,汉族,福建龙海人,1960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省委党校大学学历,现任漳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1981年8月参加工作,1994年10月起任副处级职务,2002年3月起任漳州市常山华侨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云霄县委副书记(正处级职务),2006年7月起任东山县委副书记、代县长,2007年1月起任东山县委副书记、县长,2007年8月起任东山县委书记,2011年8月至2011年10月任漳州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提名为漳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人选,2011年10月起任现职。(简历摘自福建省漳州市人民政府网站)

央企重组继续发力。国资委主任肖亚庆4天内两次提到“重组”,在提到去年的6对重组时,他评价说,效果不错,“今年我们会加大力度”。国资委网站显示,由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央企数量目前已降至106家,离当年李荣融设定的央企缩减到100家以下的目标,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尽管委里没有设定今年央企重组的数量目标,但兼并重组的力度肯定要超过去年,到年底央企缩减到100家以内是大概率事件。”3月17日,国资委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据了解,自2010年以来,央企重组已经逐渐摒弃了李荣融时代以减少数量为目标的激进思路,更加强调“数量服从质量”,开始转向“成熟一家,重组一家”。而在具体方式上,除了横向联合,更侧重于纵向重组战略。 4天两提重组 在3月12日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肖亚庆提到的今年一项工作重点是推动央企的调整重组,优化布局结构。 3月15日,肖亚庆在招商局和中国外运长航集团的重组会议上再次强调,目前的106家央企仍存在大量同质化竞争、竞争力不强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重组整合。 “这意味着,加大央企兼并重组的力度已经成为国资委今年的一项重要任务。”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员肖毅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国资委正在努力消除央企各个纵向的、多余的环节。肖亚庆称,从横向来讲,中间的隔阂也要尽可能用市场化的办法消除掉,使内部的效率继续提高,既搞产业链上的纵向整合,也在同行业之间做一些横向的整合。 肖亚庆举了个例子:原来三大通信公司建的发射塔都选择了某一个最佳地区,一家建一个,浪费了很多资源。2015年,移动、电信和联通建立了铁塔公司。“与铁塔公司类似,国家管网公司今年提上了日程。”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本报记者说。 据了解,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中管网分开是大方向,未来将剥离输油管网和输气管网成立原油和天然气输送公司,独立于三大石油公司,目前规划已定,正在研究分步实施还是一步实施。 肖亚庆表示,“三大油”纵向产业链都是完整的,外面是三个石油公司,分工各有不同。在内部看,很多都是重复的。其他央企此类问题还比较多,可以改革的地方还不少。 “在当前的106家央企中,依然存在产品同质化高和竞争激烈等问题的企业不在少数,包括冶金、军工、航运等领域,它们都很有可能成为高层接下来的目标。”李锦称。 侧重纵向整合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对央企重组中,除了南车和北车、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2对横向重组外,其它4对央企均实施了纵向重组战略,其中就包括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整体并入招商局集团。 肖亚庆指出,招商局集团与中国外运长航集团的重组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举措。两家央企均发布公告称,招商局集团与中国外运长航集团实施战略重组的规模效益及协同效应将首先显现在综合物流上。 招商局一位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重组之后,招商局可以利用丰富的物流资源,为中外运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而中外运作为新集团的A股物流上市平台,有望从物流板块的后续资产注入及进一步的整合中受益。 “两家央企实施重组主要是为了避免恶性竞争。”肖毅敏称。李锦也认为,“此次重组可以使双方在资金、技术、资源等方面形成互补,也能避免同行业间的竞争,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 另一个纵向重组的典型是中冶整体并入五矿。一位资源类国企人士对本报记者说,作为承包商的中冶与掌握矿产资源的五矿是上下游的关系,纵向整合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议价成本,改变五矿的亏损局面。 “中冶并入五矿,既有重组的特征,又有清理退出的特征。”李锦进一步说,“如果和五矿结合,由五矿进行配套,通过链条重组的方式,就挽救了亏损企业。” 不是单纯减数量 在李锦看来,央企不管采取纵向重组还是横向重组,背后都有一条主线,就是供给侧改革和“一带一路”战略规划。 “去年10月份之前,央企重组主要是围绕‘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来进行的,如南北车合并。而10月份后,供给侧改革成为央企整合的指导思想,在供给侧改革下,央企的供给结构、产业结构改革都将加快进度。”李锦称。 民生证券研究院的一份研报显示,央企重组现在更加强调“数量服从质量”,即“成熟一家,重组一家”。 肖毅敏也认为,李荣融时代的兼并重组和现在的强强联合处于不同阶段,虽然都强调通过市场手段推进重组,但那时的央企重组并没有现在这么成熟的配套政策,当时操作层面也不是很规范。 据悉,去年重组的央企已达12家,为近5年来之最。国资委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到今年年底,央企的数量很可能会缩减到100家以内。肖毅敏则并不同意设定央企数量指标,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一味追求数量目标不是科学的方法,最后的数量变化是不确定的。 “最终评判央企重组成败的标准也不应该是数量,而是运行质量是不是优化了,是不是更加适应市场经济了,不要设定多少家的硬指标,没准国资委还会根据需要增加央企呢?这需要在动态中进行平衡,数量指标不能用一条线划死。”肖毅敏称。 对于央企今后的数量问题,李锦则认为,央企数量仍是一个考量的重要标准,但央企重组更主要的还是在质量、效益的提高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撰文|高楼刘源将军虽然已经离开军队领导岗位,但是小伙伴们对他的关注热情没有减退。全国人代会闭幕的当天下午,刘源回到首都师范大学,将自己的上将军服捐赠给母校。此事一经校内媒体公开,立刻迎来围观点赞无数。刘源(左)刘源将军说,军服象征着忠勇、责任、义务与荣誉,自己虽然告别了原职,但国家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他还要披挂上阵,继续付出、奉献,甚至牺牲生命,这是作为一个军人的义务,同时也是一种荣誉。母校对他有再造之恩,教给了他责任、忠勇与效忠,所以他要回报学校,将自己珍爱的军服献给学校。 刘源特意嘱咐学校领导,仪式务必简单低调,不要浪费人力物力。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听同学们说,将军很有亲和力,还提出要和当年的老同学们去学校食堂“搓一顿”,聊一聊上学时的往事,由此看得出刘源对母校有很深的感情。不过,他所说的“再造之恩”,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1977年恢复高考时,正在北京起重机厂当学徒工的刘源决定报考。当时他的父亲尚未平反,母亲仍在狱中。因为“超龄”,刘源的申请被退回,但许多比他年纪大的人都有报考资格。他不得已给邓小平写了封信,10余天后,厂里通知他可以报考了。 当年高考后,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师周兴旺负责招生。刘源手写《光荣属于母校》据《党史纵览》报道,北京市高招办的领导让周兴旺在几份档案中选一份,他看中了刘源。 档案拿在手里,周兴旺知道自己不能做主,要回学校汇报。因为怕丢失,这份档案就在他家防震棚里架高的双人床上过了一夜。 到底录不录取刘源?当时学校的领导机构“革命委员会”专门开会研究此事。革委会副主任崔耀先在会上说,这个学生在农村插过队,是因为肝炎被退回北京养病的。这个身体呀,能过关吗?得让他去医院复查。身体行的话,没有理由不让他上吧? 这句话实际上是打了个擦边球,将政治问题变成体质问题,只要体检过关,就能上学。 于是,周兴旺带着刘源来到同仁医院,安排了一场只有一个学生的特殊体检。直到此时,刘源开始相信,上大学真的“可能有戏”。 1978年初的一天,刘源终于收到录取通知书,他清楚地记得,3月8日,自己正式入学。其实,当年刘源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北大哲学系,第二志愿才是北师院历史系。虽然考试分数过线,但北大不敢招收这个身份特殊的学生。刘少奇平反后,北大曾经派一位老师专程找到刘源,问他:“你还想上北大吗?这是你原来报考的大学。”那位老师话说得很真诚:“当时没收,确实不对,现在也许可以补救一下吧。原来你报的哲学,现在上的历史,你愿意上哲学还是历史?” 刘源没有选择转校,对于给予自己录取机会的母校,他心怀感激。我们常说,今日我以母校为荣,明日母校以我为荣。刘源身居高位,仍感念母校的帮助和栽培,并以实际行动回馈母校,堪称不忘本、懂感恩的楷模。值得注意的是,刘源回馈母校,并不是搞排场,动用公权力和公共资源给自己谋名,他捐赠的是私人物品,朴实无华而又情真意切,这才是共产党人应该讲的“人情味”。目睹将军回校的全过程,许多在校的小伙伴都说,终于明白将军当年面对奸邪为何能够奋不顾身、敢于亮剑了,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退休不忘学校再造之恩,在职不忘党的培养之恩!资料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微信公众号、《党史纵览》、《中华儿女》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汉江传媒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