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11:27

   对于宣判当天,为何副院长前往法庭鞠躬道歉,董治良表示,是他安排去的。“错了就要道歉,你不能说这个是过去90年代的事,跟我没有关系,人民法院是连续性的。不能说以前90年代的事,我们现在就不管了,这个说不过去。”董治良说。

朱永新:均衡一定是个过程,而且所有学校都一样是不可能的。政府是要保基础,在义务教育阶段要全面推进均衡,但是也要允许有更多的选择。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日本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正在走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考虑到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和中低收入现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泡沫一旦破灭,中国的状况要远远比当年日本要惨烈很多。

朱永新:现在我们采取的还是电大的形式。我觉得入学考试这个门槛可取消,采用学分制,通过一门课程就拿到相应的学分,终身伴随你,什么时候修完什么时候给你文凭。

朱永新:第一步就是要敞开大门,现在学校是封闭的。另外,进一步建好教育资源网,国家应该建一个资源平台,让大家可以通过网络随时学习各种各样的课程,而且是免费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获得基础教育。

南都:那教育部门应该做些什么呢?

教育本义是过一种幸福完整的生活


文章编辑: 长信基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