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5:45:41

   与伟人诞辰日国家组织的纪念活动不同,家祭日一直以来都低调进行。这与周家“做普通人”的家训和低调的处事风格相一致。很多人不知道,毛主席纪念堂的二楼有一间周恩来纪念室,百余平方米的展室内,正中摆放着周恩来塑像,四周陈列着历史照片和少量实物。家祭活动便在此举行。

朋友圈“雾蒙蒙”

花香阵阵伴好眠

1966年,“文革”刚开始,周总理对这场运动难以捉摸的灾难性是有心理准备的,为了避免牵连亲属,他向周尔均等亲属打招呼:这段时间就不要去西花厅了,并通过身边的秘书传达给亲属“约法三章”:“一条是,无论公事私事不能托他们办;第二条是,运动中要学会游泳,自己对自己负责;第三条是,不要参加这个派那个派。”周尔均回忆说。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联系,周尔均幸运地有两三次在解放军总后勤部开会时见到总理,并在大会上聆听了总理的重要讲话。有一次是在入场前,他同总理面对面相遇,虽然是在公众场合,殷切思念伯伯的周尔均没有像往常那样闪避,向总理道了声,“伯伯好!”总理也作了亲切回应,当众伸出手来,紧紧地同他握了握手,没有说话。那正是“文革”中最混乱的时期,周尔均记得,极度疲惫的总理眼神中深藏忧思,又充满了对晚辈的关切之情。这是周尔均与总理最后一次相见。

1996年,保健医生卞志强和张佐良在接受邓在军采访时回忆:“周总理长期心力交瘁, 1965年发现心脏病,1972年发现膀胱癌,因尿血疼痛难忍。向上请示,答复是:‘保守治疗’,大家都哭了。后来终于批准手术,先后做了十多次手术,这过程中仍然坚持为国操劳。1974年10月,叶帅问总理身体情况怎样,我们说大便有血,肠子还有问题。叶帅说现在不能提,有重要任务还得总理去完成。”

段子手“神出没”

情感


文章编辑: 牛博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