ǰλãʱʱ50ں
ʱʱ50ں
ʱ2017-09-19 20:52:57

ʱʱ50ں [摘要]Juno计划只招募最优秀的司机,并向司机提供合理的报酬?TNW中文?4?日报道作为硅谷有史以来估值最高的公司之一,Uber在发展过程中遭遇了一系列争议。近几个月,Uber遭遇的指责包括未能保护好用户的敏感数据,司机获得的收入不合理,以及一名Uber司机卷入了谋杀案。另一方面,Uber的业务开展也遇到问题。在中国,竞争对手滴滴给予Uber巨大的压力;在欧洲,Uber仍在为合法地位展开游说。目前,媒体又开始讨论Uber的最新问题。一家名为Juno的公司计划于本月晚些时候在纽约上线服务,而该公司的定位是“反Uber”。Juno计划只招募最优秀的司机(大部分将来自Uber),并向司机提供合理的报酬。这样的报酬中甚至包括奖金和期权。该公司CEO及联合创始人塔尔?马尔科(Talmon Marco)并不缺钱。作为一家资金充足的公司,Juno计划挖走Uber最出色的司机,并利用更好的用户体验去占领分享出行市场。从纸面上来看,这是个可行的计划。“从司机数量来看,我们有可能成为纽约第二大服务。”马尔科表示,“我们拥有充足的流动性,明天就能上线。”他的说法没错。该公司据称已吸引到数千名司机,足以推出服务。不过,这也令我们看到了Juno存在的问题。问题一:司机Juno计划招募所有评分超?.75分的Uber司机。然而,市场上的司机总数有限。Juno可能会难以招募更多司机。而对Uber来说,只要司机能通过背景审查并拥有车辆,那么就可以开始服务。司机数量的不足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涨价,而Juno用户可能不得不重新改用Uber的服务。问题二:成本为了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司机,Juno可能需要承担更高的成本。这样的成本是会被传递给用户,还是由Juno自行承担?Uber目前的运营中已经出现了巨额年亏损。不向乘客收取更高的费用,而是继续挤压本已微薄的利润率,这几乎不具有可行性。如果考虑到随之而来的、任何分享经济公司都需要处理的法律纠纷、游说活动,以及代价高昂的营销和广告,那么成本将会迅速膨胀。对于这一问题,Juno计划将佣金比例下调至10%,即Uber的一半。不过,如果Juno的举措起到效果,那么Uber也很可能跟进。为了争夺市场份额,两家公司将会展开价格战。如果分享出行服务将价格降低至非常低的水平,那么将佣金比例下?0%没有意义。Uber已经表明,该公司会这样做。问题三:能否吸引用户的兴趣在理想情况下,如果企业善待员工,那么员工会感到愉快,从而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大部分情况下,这一理论是对的,但也有些时候,愉快的员工并不一定能带来成功。Juno认为,普通乘客关心的不仅是更高效、更便宜的出行方式。然而业内人士指出,普通用户并不清楚Uber司机获得了多少收入,以及这样的收入是否“合理”。在涉及到价格时,企业对待员工的方式并不一定会引起顾客的关心。只要看看山姆会员店和好市多就能明白这一点。后者提供了更好的工资、保险以及员工发展途径,而前者则在销售状况“良好”的一年裁员了2300人。然而,山姆会员店的会员达到4700万,而好市多只有3200万。如果希望冷漠的顾客主动选择愿意做好事的公司,那么这样的商业计划是虚弱无力的。Juno确实有可能吸引到一批看重这点的顾客,但顾客选择的服务常常也是他们并不喜欢的,例如他们会放弃质量以获得更好的价格。问题四:品牌认知度在美国,Uber领先于所有其他分享出行服务,其中重要的一点在于品牌认知度。通过电视、电影和音乐,Uber品牌已经进入了主流文化,因此可以吸引到许多从未使用分享出行服务的用户。新公司要想实现同样的品牌认知度非常困难,即使马尔科很有钱也不容易办到。如果顾客不知道你是谁,那么他们为何要下载你的应用去打车?仅仅因为你会更好地对待司机?个人而言,我乐于见到Juno进入市场,善待员工,并取得领先地位。然而,基于当前的商业计划,这样的目标能否实现很值得怀疑。(李玮)点击此处查看英文原?

[摘要]有员工称,除了保留自媒体和网站部分人员外,公司其余数百来号人都将被裁员?腾讯科技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腾讯科技立场。来源:娱乐资本论“明天要是杨子没说法,你要在上海还能直播我们讨薪。”以上这番话,出自《叶?》宣发团队火传媒一位前员工之口。一个月过去了,围绕《叶?》票房造假、快鹿旗下多家资金渠道遭挤兑的危机还在持续发酵,如今连《叶?》自己的宣发团队也掀起了裁员潮。就在昨日(6号),负责《叶?》宣传营销的火传媒爆出解散消息,有员工称,除了保留自媒体和网站部分人员外,公司其余数百来号人都将被裁员。对此,火传媒的公司法人杨子在电话中承认“裁撤”一事,但并未回应裁员的具体数量和补偿。令人愕然的是,火传媒员工中传播着这样的消息:杨子说,赔偿拿不到,公司没有钱了,你们得向快鹿集团去讨薪。在此之后,相关员工组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讨薪群,并拉上了小娱。此外,也有《叶?》发行公司大银幕的相关前负责人找到娱乐资本论诉说此事。尽管快鹿是火传媒背后的金主尽人皆知,但“我们没有任何文件能证明和快鹿的关系。”火传媒员工表示:“他让我们问快鹿要钱,这不扯淡吗?我们法人是杨子诶!”、“要知道,公司三百来人,赔偿金算下来得将近两千万。”在面对娱乐资本论的询问之中,杨子今天回应道:“主营业务调整,人员增减裁撤,这是公司基本的吧。”之后,杨子更是高声否认了会欠员工薪水的说法:“他们的这个工资,抛开火传媒不谈,我也是出得起的呀”。这家掀起“裁员潮”的火传媒,与快鹿集团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公开资料显示,火传媒是由快鹿旗下菜苗网出来的人员做的菜苗娱乐更名而成,此前号称要做“万人万号”的自媒体矩阵,而施建祥则频繁出现在这些公众号的报道当中。甚至有的公众号连续几天发送同一篇文章“歌颂”施建祥。在一些火传媒员工看来,他们也因此感到“非常不舒服,但为了杨子所说的媒体规划,我们认了。”没想到的是,在快鹿兑付风波不断发酵的背景下,曾经的“喉舌”火传媒也遭遇了大幅裁员的窘境。签好的合同打水漂,向别人家的公司讨薪,这事儿你做过么?据一位前火传媒员工爆料,早在2月份,不少员工因为受不了火传媒的宣传策略,而自行离开。之后到?月份,等到《叶?》事件东窗事发之后,有核心员工告诉娱乐资本论,“杨子和施建祥闹掰了,快鹿不愿意给火传媒钱了。”当娱乐资本论向杨子求证这一点时,杨子却三缄其口,不愿正面回答与快鹿的关系。之后,杨子在公司内部全体大会突然宣布了大规模的裁员消息。??4号,他(指杨子)跟我们说,如果在这一天自己提出离职的话,就会给我们上面的这些赔偿。”前火传媒员工A向娱乐资本论出示了当时签署的解除合同通知,上面写着“支付补偿金一个月工资(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一个月代通金”。他表示:“所以我们有一批人,大概七八十个,在这天就离职了。”“但是关于赔偿,他跟我们说要等到4月份发工资的时候再一起发给我们。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就一直在等这个消息。”“但当时他声称火传媒会做到底,不会再有裁员的行为。”“但等到昨天??日)的时候,他就跟我们说要把公司解散,包括我们已离职的人,赔偿都是拿不到的。然后他现在的意思就是说,要让我们这批离职的人和在职的两三百号人,去问集团要这个工资。”这位A员工口中的集团,就是因为《叶?》事件陷入舆论漩涡的快鹿集团。当娱乐资本论问到快鹿与火传媒的关系时,有一位入职很久的员工表示,火传媒名义上就是其子公司,这是公司内部尽人皆知的事,甚至一些员工当初应聘火传媒,就是冲着背后快鹿集团的名声,而愿意“低价入职”。据火传媒员工C透露,公司日常运营和员工工资,以及《叶?》出事后要搞定媒体的所谓封口费,都由快鹿来掏,杨子没出过钱,只是负责公司事务。“他说了他一个人说了算,土皇帝嘛,”员工表示。但让火传媒员工们担忧的是,他们没办法证明快鹿集团是怎么把钱给到火传媒的。“公司法人写的是杨子,如果没有人提供文件是无法证明(快鹿是股东)的,只有财务可以查公司账目和快鹿之间的流水,以我们的职位接触不到这些。”在查不到实质归属关系的情况下,如何向别人家的公司讨薪,这种难度绝不亚于弄清《叶?》项目到底融了多少资金。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火传媒员工的集体抗议中,财务和行政人员都没有加入。“可能给啥好处了。”一位员工表示:“你想,这些人要是反了可就麻烦大了,他(杨子)要防着。”那位资历很久的员工透露:“其实这段时间我们很多资产都在转移,包括老板口中价?000万元的域名(www.huo.com)很可能也被他给卖了,我们在找相关证据。”作为公司财产的域名被卖,办公室是租来的,连电脑据说都是快鹿集团给租的。“这种企业没啥重资产,一清算下来,我们能拿到多少?”一位前火传媒员工无奈地表示。杨子独家回应:他们的工资火传媒不出,我也出得起目前火传媒在上海的本部已乱成一锅粥,据员工说,除了三月份签解约合同的人,其他上百人也不工作了,只等着拿到退工单。娱乐资本论寻访?0位离职或在职的火传媒员工,大部分人表示,他们不想卷入《叶?》和快鹿的乱局中,只想拿到自己应有的赔偿。“我们只要钱,能有什么看法。”一位技术部门员工表示。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娱乐资本论致电火传媒总裁杨子,得到的回应却与员工的爆料并不一致。杨子多次强调,这次事件不能说是裁员,只能说是人员调整。“我们火传媒也是一个新公司,在发展过程当中主营业务遇到调整,牵扯到人员增减裁撤,这是一个公司的基本过程吧。”谈到是否有欠薪问题,杨子说:“在裁撤的过程当中,所有涉及到的人员,按照法律法规,无论应该拿的赔偿金还是补助款,一定会一分不少地拿到位的。”“我为什么不说裁撤,说裁撤其实是对我们的同事不公平的。火传媒分为十几个部门,每个部门都是总监负责制,有的总监带着人自立门户,成立分公司,他们的第一个业务可能都源于火传媒给他的业务分包。”“再说呢,很多人并不是真的走了。火传媒成为了一个航母,被调整的人员实际上很多是自发组成了小战舰。未来如果有电影宣发业务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还是在一起合作的。”娱乐资本论多次询问火传媒与快鹿之间的关系,杨子没有选择正面回应,只是说:“我不愿意把事态扩大化,我的性格、人品和底线在这儿摆着呢。”“从员工来讲,火传媒为他们做了一个承诺,就足够了。你也知道,他们的这个工资,抛开火传媒不谈,我也是出得起的呀。”面对杨子的这番回应,多数火传媒员工称这是撒谎,“绝对不可能,是公司要求我们离职的”。他们还对娱乐资本论称,4?号公司会开会宣布赔偿金的具体情况。“所有的话等8号吧。如果这事儿8号还没有后续结果,那会有一些公司比较高层的人(加入讨薪的队伍)。”一位火传媒员工表示:“他们目前都在观望。”从杨子到员工,火传媒因佩服施建祥的为人而臣服?在由火传媒离职员工组成的微信群里,娱乐资本论得知,这次公司解散将不会涉及自媒体和网站部门:据知情人士透露,火传媒负责《叶?》宣传的主要是北京分部,目前人员“只剩十几个,连行政都走了。”大家口中的自媒体,也就是号称拥有“万人万号”的自媒体矩阵火传媒,曾经叫做火娱乐。火娱乐在成立之初,曾在微信公号上连篇累牍地发表关于施建祥的各类新闻,频率之高不亚于官方网站对于最高领导人出席活动的报道。甚至连续几天发送同一篇文章,只为“博得老板的欢心”。“火娱乐开了无数个号,要求员工必须每个都关注,不关注就开除?0多个,火娱乐、火票务、火文史、火传媒、火现场....”一位做过《叶?》发行的前员工表示。而“万人万号”的说法,也是来源于杨子对火传媒的构想。??日起,即《叶?》被曝偷票房之后,微信查询“火娱乐”则发现已经没有这个公号,“火传媒”成了自媒体矩阵之首。这似乎预示着火娱乐也就是火传媒老板杨子,与背后大boss施建祥的关系出现了裂缝。作为《叶?》宣传方,火传媒在前段时间被“金票根”授予“宣传营销创新奖”,旗下?2个重点账号也令人咋舌地一口气拿了12个奖:而在这种傲人成绩的背后,是一切拿钱砸,向钱看。“每一次都是买版,都是七八十万的买,买了七八次吧。这种无聊的事情花了得有上千万。”“这个公司就像个朝廷一样,施建祥是皇上,他身边有一堆佞臣。”曾在起手下工作的员工透露:?月份《大轰炸》那次探班,杨子带了好多媒体。做结案报告时,他把全国买的那些版面一张一张摔在桌子上,让大家看:你看大标题里面都有施主席。”身为“火传媒&巨力传媒董事长、故宫特聘研究员、著名电影人”,杨子何以甘替施建祥打工?一位知情人士对娱乐资本论透露:“杨子当时给我们说,之所以和施建祥合作,一是特别认可他互联?金融的想法,二是臣服于施主席的为人。”如今树倒猢狲散,《叶?》和快鹿的乱局愈演愈烈,杨子据传已迅速和其撇清关系,在员工看来是为上策。而同样被他撇下的三百多位火传媒员工,是否能够如愿得到来自大后台快鹿的赔偿,娱乐资本论将持续关注?ʱʱ50ں

[摘要]美国宇航局新视野号探测器正在向更远的深空前进,并且收集冥王星外侧轨道的空间环境数据?至少到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行星际探测器收集到连续三年的空间环境数据,科学家认为在太阳系中太阳风是空间环境的主要塑造力量腾讯太空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宇航局新视野号探测器正在向更远的深空前进,并且收集冥王星外侧轨道的空间环境数据。美国宇航局计划建立可视化的空间环境模型,之前两艘旅行者探测器已经收集到大量的冥王星外轨道数据,目前它们的距离是新视野与太阳距离的三至四倍。如果太阳风此时通过新视野号的位置,那么大约一年之后会达到旅行者号探测器,由此美国宇航局可以获得更加详细的太阳系空间环境数据,建立可视化模型。在美国宇航局戈达德空间飞行中心的科学可视化工作室内,科学家正在分析新视野号探测器的数据,?015??日飞掠冥王星之后,我们获得了史上最好的冥王星表面图像,可以通过其洞察冥王星的地质构成和大气成分。这些令人惊叹的图像是新视野号探测器最出色的任务成果,同时探测器也传回了过去三年太阳风粒子的流动情况数据。这些前所未有的发现让我们窥视到几乎完全没有开发的太阳系空间。新视野号探测器在超?0亿英里的旅程中进行了大量观测,从飞掠木星轨道之后,探测器逐渐在冬眠巡航阶段对空间环境进行监测。至少到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行星际探测器收集到连续三年的空间环境数据,科学家认为在太阳系中太阳风是空间环境的主要塑造力量,在带电粒子的冲击下可形成极光、创造空间天气等。新视野号的监测数据表明,在太阳系外侧轨道上鲜有细小的太阳风结构存在,因为随着它们向外侧轨道运动,细小的结构会逐渐形成较大的尺度。新视野号还重点观测了高能宇宙射线,因为这些射线会危及宇航员的生命,如果他们前出地球磁场的保护。两艘旅行者探测器在太阳系边缘发现了宇宙射线,新视野号进一步填补了它们观测上的空白。科学家可以更好地了解这种粒子的移动方式,如何影响周围的空间环境。由于新视野号是极少数前往太阳系边缘的探测器,其收集的信息将非常宝贵,可让科学家了解太阳风是如何传播到整个太阳系。(罗辑/编译?

[摘要]墨西哥城已经表示,这些限制措施持续的时间长短取决于空气质量改善情况?腾讯科技?4?日,据彭博社报道,墨西哥城烟尘污染达到峰值,迫使当地政府采取限制工业排放和禁?0%汽车上路等措施,当地居民和企业都陷入困境中,打车应用Uber最多涨?0倍。水泥、电力以及其他工厂已经收到通知,要求最多减少排?0%。许多拥有联邦牌照的卡车也被禁止进入墨西哥城,导致大量卡车滞留在高速公路上。当我们为墨西哥采取措施减少烟尘排放而喝彩时,当地臭氧水平已经攀?4年来最高水平,迫使墨西哥政府采取紧急限制措施。当地政府称,温度升高和高压系统导致污染被限制在城市中,环保人士也称终止去年禁止旧车上路的举措导致污染物排放上升。交通管制导致墨西哥城公交和地铁系统压力剧增。墨西哥?5岁居民乔瓦纳 马丁内兹(Jovana Martinez)表示:“公共交通系统还未准备好应对如此多的乘客。我已经等了3趟车。除非我能比正常时间提前半小时走出家门乘车,否则我肯定上班迟到,因为公交地铁都非常拥挤。”自?月初以来,墨西哥城就在竭力降低臭氧水平。从4月份?月份之间,所有车辆每周一次禁止上路,不管其排量如何。墨西哥城还采取创造性举措,允许通勤者搭乘同方向的官方车辆。瑞士信贷集团首席拉美经济学家阿隆索 塞尔韦拉(Alonso Cervera)表示,墨西哥城的限制举措显然在短期内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墨西哥业商会联合会(Concamin)估计,这些举措将导致某些行业最多减?0%。该机构主席曼纽?赫雷拉(Manuel Herrera)称,对于创造就业机会和提高产量来说,这些举措都会引发严重后果,可能造成供应短缺的危险。墨西哥城已经表示,这些限制措施持续的时间长短取决于空气质量改善情况?月份时,墨西哥城也采取类似限制措施,但只持续?天。(风帆?

ʱʱ50ں[摘要]iPhone丢掉?.2%的市场占有率,而安卓系统则吃掉3.4%的份额?腾讯科技?4?日,据科技网站PhoneArena报道,市场研究公司凯度(Kantar Worldpanel ComTech)的最新研究报告称,苹果iOS的市场占有率过去几个月内不断被安卓系统蚕食,其销售重镇美国、欧洲和中国区都受到了波及。虽然其市场份额变动程度不大,但这一结果也表明苹果已经放慢了扩张的脚步,iPhone 6时代那种突飞猛进的节奏已经成为了历史。凯度的数据来自去年12月至今年2月的销量统计,其中iOS市场份额丢失最大的是中国,iPhone丢掉?.2%的市场占有率,而安卓系统则吃掉3.4%的份额,占有率升至惊人的76.4%。上一次苹果在中国市占率降低还要追溯到2014?月。不过,随着廉价版iPhone SE的上市,苹果很有可能会在中国市场重拾信心,毕竟高端机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一直都很一般。此前有消息称,iPhone SE开启预售后,在中国拿到?40万台的订单。在美国市场,iPhone占有率也有所下降,不过其降幅只有0.5%而已。Windows Phone成了最大的输家,它让出?.2%的市场份额,安卓系统则再次吃?.3%,市场占有率达到?8.9%。在欧洲五大市场(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中iPhone的销量也出现了下滑,丢失?.8%的市场份额。Windows Phone再次成了最大的输家,它丢失?.2%的份额,安卓系统则再次抢走了6.7%的份额。总体来说,安卓系统正在全球市场蚕食原属于iOS和Windows Phone的市场,苹果要想挽回颓势,还需继续努力。(佳辉?

[摘要]Juno计划只招募最优秀的司机,并向司机提供合理的报酬?TNW中文?4?日报道作为硅谷有史以来估值最高的公司之一,Uber在发展过程中遭遇了一系列争议。近几个月,Uber遭遇的指责包括未能保护好用户的敏感数据,司机获得的收入不合理,以及一名Uber司机卷入了谋杀案。另一方面,Uber的业务开展也遇到问题。在中国,竞争对手滴滴给予Uber巨大的压力;在欧洲,Uber仍在为合法地位展开游说。目前,媒体又开始讨论Uber的最新问题。一家名为Juno的公司计划于本月晚些时候在纽约上线服务,而该公司的定位是“反Uber”。Juno计划只招募最优秀的司机(大部分将来自Uber),并向司机提供合理的报酬。这样的报酬中甚至包括奖金和期权。该公司CEO及联合创始人塔尔?马尔科(Talmon Marco)并不缺钱。作为一家资金充足的公司,Juno计划挖走Uber最出色的司机,并利用更好的用户体验去占领分享出行市场。从纸面上来看,这是个可行的计划。“从司机数量来看,我们有可能成为纽约第二大服务。”马尔科表示,“我们拥有充足的流动性,明天就能上线。”他的说法没错。该公司据称已吸引到数千名司机,足以推出服务。不过,这也令我们看到了Juno存在的问题。问题一:司机Juno计划招募所有评分超?.75分的Uber司机。然而,市场上的司机总数有限。Juno可能会难以招募更多司机。而对Uber来说,只要司机能通过背景审查并拥有车辆,那么就可以开始服务。司机数量的不足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涨价,而Juno用户可能不得不重新改用Uber的服务。问题二:成本为了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司机,Juno可能需要承担更高的成本。这样的成本是会被传递给用户,还是由Juno自行承担?Uber目前的运营中已经出现了巨额年亏损。不向乘客收取更高的费用,而是继续挤压本已微薄的利润率,这几乎不具有可行性。如果考虑到随之而来的、任何分享经济公司都需要处理的法律纠纷、游说活动,以及代价高昂的营销和广告,那么成本将会迅速膨胀。对于这一问题,Juno计划将佣金比例下调至10%,即Uber的一半。不过,如果Juno的举措起到效果,那么Uber也很可能跟进。为了争夺市场份额,两家公司将会展开价格战。如果分享出行服务将价格降低至非常低的水平,那么将佣金比例下?0%没有意义。Uber已经表明,该公司会这样做。问题三:能否吸引用户的兴趣在理想情况下,如果企业善待员工,那么员工会感到愉快,从而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大部分情况下,这一理论是对的,但也有些时候,愉快的员工并不一定能带来成功。Juno认为,普通乘客关心的不仅是更高效、更便宜的出行方式。然而业内人士指出,普通用户并不清楚Uber司机获得了多少收入,以及这样的收入是否“合理”。在涉及到价格时,企业对待员工的方式并不一定会引起顾客的关心。只要看看山姆会员店和好市多就能明白这一点。后者提供了更好的工资、保险以及员工发展途径,而前者则在销售状况“良好”的一年裁员了2300人。然而,山姆会员店的会员达到4700万,而好市多只有3200万。如果希望冷漠的顾客主动选择愿意做好事的公司,那么这样的商业计划是虚弱无力的。Juno确实有可能吸引到一批看重这点的顾客,但顾客选择的服务常常也是他们并不喜欢的,例如他们会放弃质量以获得更好的价格。问题四:品牌认知度在美国,Uber领先于所有其他分享出行服务,其中重要的一点在于品牌认知度。通过电视、电影和音乐,Uber品牌已经进入了主流文化,因此可以吸引到许多从未使用分享出行服务的用户。新公司要想实现同样的品牌认知度非常困难,即使马尔科很有钱也不容易办到。如果顾客不知道你是谁,那么他们为何要下载你的应用去打车?仅仅因为你会更好地对待司机?个人而言,我乐于见到Juno进入市场,善待员工,并取得领先地位。然而,基于当前的商业计划,这样的目标能否实现很值得怀疑。(李玮)点击此处查看英文原?

[摘要]因为SpaceX“重型猎鹰”进度严重拖沓,很多国际卫星运营商转而选择俄罗斯的“质子”火箭?俄罗斯卫星网莫斯??日电 俄罗斯《消息报》撰文称,俄罗斯赫鲁尼切夫国家航天科研生产中心获得了?017年用“质?M”火箭发射Intelsat卫星的订单。《消息报》指出,Intelsat公司曾计划用伊隆 马斯克SpaceX集团的“重型猎鹰?Falcon Heavy)火箭发射这枚卫星。《消息报》援引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消息人士称,?012年签署的第一份“重型猎鹰”商业合同中的就是这枚卫星。质子火箭资料图spaceflightnow.com网站称,“重型猎鹰”的首次试射计划?016?1月进行,但具体能不能实现,现在还很难预测,部分客户已经不想再等待了。《消息报》称,一些国际卫星运营商等不急“重型猎鹰”发射,转而与俄罗斯赫鲁尼切夫国家航天科研生产中心接洽。中心总经理安德烈 卡里诺夫斯基向《消息报》表示:“是的,我们有发射Intelsat公司卫星的正式申请,他们很早之前就是我们的战略伙伴。中心当然将完成这份订单,‘质子’号火箭将在2017年初搭载该枚卫星升空。”该报称,据非官方消息,发射“质子号”火箭的价格?000万美元以内,?年之前该类合同价值约1亿美元?


±༭: ³
>>ͼ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