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6:02:08

   第二,中国将推广减少高浓铀合作模式。我们支持各国根据本国需要,在经济和技术条件可行的情况下,尽量减少使用高浓铀。我们愿在“加纳模式”基础上,本着自愿务实的原则,协助有关国家改造从中国进口的高浓铀微堆。我们还将总结改造高浓铀微堆的多方合作模式,供其他有兴趣的国家参考。

第二,中国将推广减少高浓铀合作模式。我们支持各国根据本国需要,在经济和技术条件可行的情况下,尽量减少使用高浓铀。我们愿在“加纳模式”基础上,本着自愿务实的原则,协助有关国家改造从中国进口的高浓铀微堆。我们还将总结改造高浓铀微堆的多方合作模式,供其他有兴趣的国家参考。

新华社记者杨臻摄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对核材料一直实施严格的管控,逐步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宏斌介绍说,在核材料实物管理上,相关部门提出的目标和要求一直是“一克不丢、一件不少”。多年来,中国借鉴或采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安全标准,建立了核与辐射安全法规体系,覆盖了核安全、辐射安全、辐射环境和核安全设备等领域:1984年成立国家核安全局;1987年颁布《核材料管制条例》,把核安全纳入国家总体安全体系;之后又写入《国家安全法》,明确了核安全的战略定位。

“以公平原则固本强基,以合作手段驱动发展,以共赢前景坚定信心,为核能安全造福人类提供强有力、可持续的制度保障。”在华盛顿举行的第四届核安全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题为《加强国际核安全体系 推进全球核安全治理》的重要讲话,阐述中国主张,介绍中国进展,宣布中国举措,彰显了中国秉持的核安全理念与“言必行,行必果”的风范,赢得与会者广泛共鸣。

强调现有国际组织和机制可作为未来核安全国际合作的坚实平台,提出以“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为核心,协调、整合全球核安全资源,并利用其专业特长服务各国。而“联合国”作为最具普遍性的国际组织,可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针对核恐怖主义威胁“非对称性和不确定性”突出,强调日常预防和危机应对要“双管齐下”:一方面要做到“见之于未萌、治之于未乱”,筑牢“基本防线”,排除恐怖分子利用国际网络和金融系统兴风作浪等新风险;另一方面要制定全方位、分阶段的“危机应对预案”,准确评估风险,果断处置事态,及时掌控局势。


文章编辑: 北方新闻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