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41:14

   我对秸秆禁烧问题谈不上系统研究,但我非常关注。我出生在农村,在我的童年记忆里,从来没把秸秆焚烧作为问题来看。

第三种就是把秸秆打碎压块,或者弄成颗粒做燃料,可以替代农民的灶,采暖也可以的。目前来看,主要是国家没有因地制宜的好政策,例如秸秆比较多的地方怎么办?少的地方怎么办?

第二点就是技术路线,秸秆到底应该怎么对待?不同的专业和学科,有不同的技术路线,我们从农业专家的角度,觉得技术路线有这么几条:

从经济角度看,对烧秸秆的农民来讲,把秸秆烧了,对他来说是个理性的选择,从经济的角度看他自己很划算。

从农业的角度我们测算了一下,秸秆里含的养分可以折算成化肥的1/4,养分的量很高,理论上秸秆利用起来,可以减少化肥用量的1/4。

2009年,我看到禁止焚烧的小宣传车,就觉得蛮好奇的。今年5月,我就选了安徽淮北遂溪的一个农村,还有江苏东海那边的一个农村,做了两个调研。

中国的农村劳动力现在贵了,非农忙时节很难请到人。农民请人把粮食收割回来,还要再雇人把秸秆搬回来,显然不可能。秸秆处理是个大成本都活,费时费力,很不合算。我在安徽调研,那里是双季稻,种水稻一亩地的人工成本20块钱,秸秆还田的话,一亩地成本要80块钱,这显然是个大负担。现在安徽那边,每亩地秸秆还田补贴20块钱,上海那边高达45块钱,但也不够。为了推动禁止焚烧,上海地方政府自己掏钱补贴。


文章编辑: 工银瑞信基金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