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58:36

   北京时间9月25日下午消息,欧洲央行主席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重申,如果欧元区目标通胀率确实遭遇威胁,欧央行仍有可能推行更多非传统货币政策来应对这种情况。德拉吉此番言论出现在周四即将发刊的一家立陶宛(Lithuanian)刊物上,这也意味着周周央行仍然对推出大规模国债购买项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项目持开房体阿杜。此前欧洲央行拒绝实行类似美联储的量化宽松项目。“对于货币政策而言,我们仍然会全力以赴采取措施消除欧元区中期通胀率下滑的风险。”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接受立陶宛商业日报(Verslo Zinios)的采访时表示。德拉吉同时透露了欧元区正在推进这些措施。“我们随时准备在职责范围内推出更多非传统货币政策工具来对抗日益加深的欧元区长期陷入滞涨风险,如果有必要,也可以视情况调整这些非传统货币政策工具的规模。”他同时对这家立陶宛媒体表示。此番言论也和德拉吉周一在欧洲议会上的表态一致。欧洲央行此前已经把欧元区基准利率调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并正在着手推出一个新的资产担保债券和高级别国债购买项目。就在本月,欧洲央行开始向欧元区银行业提供极低利息的四年期贷款,希望这些廉价资金能够从银行流入欧元区实体经济。不过,目前市场仍然担忧这些措施能不能在很大程度上提高欧元区通胀率并改变当地经济增长陷入停滞的局面。无论如何,市场已经押注欧元区很可能推出更多刺激措施。周二,德国法兰克福股票交易所综合指数大涨0.7%,昨天公布的德国商业信心指数创下一年多新低使得投资者更加相信欧央行购买国债的可能性。(萧何)

北京时间9月25日凌晨消息,芝加哥联储主席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周三表示,随着美联储开始考虑何时进行2006年以来的首次加息,他倾向于保持耐心。查尔斯-埃文斯是在华盛顿参加一次围绕劳动力市场状况的研讨会上发言时表明这一立场的。他说,“我们今日所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时机未成熟的,人为的有限制性的货币状况。”他强调,“我对于更快而不是稍晚一点提高我们政策利率的呼声感到非常不安。”在联储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9月17日会议中,大多数决策委员都同意,保持在联储于下个月结束债券采购项目之后的“相当长时间”维持利率水平不变的承诺。达拉斯联储主席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Fisher)和费城联储主席查尔斯-普洛瑟(Charles Plosser)对当时的决议投下了反对票,并对维持利率在太低水平太长时间可能引发过高的通货膨胀提出了警告。查尔斯-埃文斯需要到2015年才能轮值获得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表决权。他在周三说,非常重要的是,联储基金利率只有在决策制定者们非常确信不会在之后有反复的情况下才从目前接近零点的水平得到提升。查尔斯-埃文斯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办的这次研讨会上说,“强加于一个被迫以零下限政策利率运作的经济之上的风险必须得到关注。在联储提高利率之前,我们应该有很强的信心,我们不会被迫在之后走回头路,再次面对一个痛苦的,利率需要再回到零的时期。”查尔斯-埃文斯指出,这意味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应该做好准备,暂时接受一个高于2%目标值的通货膨胀率,“在调整美国货币政策的立场时,我们应该非常之有耐心 甚至达到允许我们的通货膨胀目标被略微突破的程度,以便适当地平衡我们政策目标存在的风险。”在发言之后回答听众提问时,查尔斯-埃文斯又说,联储所说的2%的通货膨胀目标不应该被视作一个上限,如果这真是一个上限值,“那么2%就不是一个正确的数字”。他说,为了让通货膨胀率达到目标水平,可能有必要“让冲劲达到你愿意让目标被突破的程度”。他还在之后补充道,“目前还没有我愿意看到的,足够大的通货膨胀上行冲力。”虽然认同联储最终将需要改变货币政策声明中维持利率在接近零点“相当长时间”的用语,但是查尔斯-埃文斯也说,“我并不急于调整政策立场,所以当前的用语从我的立场来说,似乎是相当能接受的。”美联储在2008年12月将基准利率范围降低到0到0.25%的范围,查尔斯-埃文斯说,如果利率不是已经接近零点,联储应该会在2009年失业率达到10%的时候将利率再降低三个百分点。这将迫使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采取“次优选择”。56岁的查尔斯埃文斯在发言中提及了1937年时候,美国政府在回应改善中的经济状况时所采取的收紧货币政策的行动。他说,这些做法最终被证明时机尚未成熟,使得大萧条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财政扩张的情况下才被结束,“历史对于在经济处于,或者是接近一个流动性陷阱时消除货币宽松的尝试从来都不友好。”查尔斯-埃文斯还说,他希望在首次加息时候的行动也应该放慢进行,“我们应该让我们的政策利率提升路径尽量浅,以便可以确保经济的冲劲在不那么宽松的金融状况下是可以持续的。” (孔军)

北京时间9月26日晚间消息,美国商务部今天公布报告称,第二季度美国GDP环比年化增长率的修正值为4.6%,等同于经济衰退周期自2009年中旬结束以来的最好表现,高于此前报告的4.2%。美国商务部称,这一修正主要是由于出口和商业投资有所增长。此外,美国人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也有所增长,但这种增长比其他服务支出的下降所抵消。财经网站MarketWatch调查显示,经济学家此前平均预期第二季度经季节调整后的GDP环比年化增长率将被修正至4.7%。作为美国经济活动的主要来源,消费者支出在这一季度中的增长未被修正,仍为2.5%。最大的增长来自于商业投资领域,这对于未来几个月的美国经济来说是个良好的迹象。工厂和办公楼相关支出的增长被向上修正至12.6%,相比之下此前报告中为9.4%;设备相关支出的增长也被向上修正至11.2%,此前为10.7%。另外,出口的增长也被向上修正至11.1%,此前为10.1%,这一修正后的增幅创下三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商业库存的增长几无修正,仍保持在848亿美元,但这一较高水平的库存可能会促使公司在第三季度中设法清理库存,从而对经济增长造成影响。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的环比年化增长率为2.3%,与此前公布的数据相比并无变动。报告公布后,美国股指期货仍旧维持此前涨势,美国国债价格和美元指数也继续上涨。(星云)

北京时间9月26日凌晨消息,亚洲开发银行周四表示,亚洲的决策制定者们对于应对更高的美国利率已经有了更好的准备,将使得2013年造成全球范围新兴市场大规模动荡的所谓“缩减风暴”再度发生的可能性,不太会构成明显风险。亚洲开发银行新任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在该行最新经济预测报告的发布会上表示,更高的美国利率“不太可能对亚洲造成太大的干扰。”他强调,“这一次的意外性要小很多,市场已经有了更好的准备。”亚洲开发银行在新的预测中维持了区域将会有6.2%年度增长的判断,但是也因为泰国政治上的动荡局面,印度尼西亚的大宗商品出口下降,以及菲律宾政府开支的放缓等问题,将东南亚区域的增长预估从之前的5%降低到了4.6%。多个亚洲国家在2013年夏天因为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首次使用“缩减”这一用语来描述对联储资产采购项目进行调整的规划而受到冲击。伯南克的发言导致资本快速逃离全球范围的新兴市场,多个国家的货币币值暴跌,借款成本飙升。在亚洲,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受创尤其严重,两国都被迫紧急加息,并通过多项措施来为进口降温,刺激经济增长。两国在当时被包括在所谓“脆弱五国”中 其他三个国家是巴西,土耳其和南非。它们因为高度依赖外国投资的流入以平衡账目,抵消顽固的经常账赤字而在当时遭到严重打击。美联储实际上直到2013年12月才开始对资产采购项目的规模进行缩减,以每个月100亿美元的速度减少购买国债等长期证券的规模。按照这样的速度,联储会在10月完全结束所谓的第三轮量化宽松项目,市场普遍认为,首次的加息会发生在2015年的年中。尽管如此,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项目的规模开始,曾经受到最严重打击的亚洲国家,也是增长最迅猛的,与世界其他地方的新兴市场国家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印度的基准股市指数2014年以来已经上涨了超过25%,印度尼西亚股指也上涨了24%。卢比和盾的汇率都已经挽回了2013年的大跌幅,印度尼西亚财政部长甚至公开发言称,这个国家已经不再脆弱。亚洲开发银行在周四的报告中说,“市场对美联储真的放缓资产采购速度的回应,与它们在2013年5月时候对可能开始进行缩减行动的回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报告称,“2013年对缩减规划的讨论让区域内的决策制定者们促不提防,而今天,他们似乎已经对美国将会通过政策利率的上涨而收紧货币政策有了准备,使得意外惊喜会导致任何金融动荡局面恶化的的风险得到限制。”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都被新一届政府将会执行必要的结构性改革的市场期望所带动。亚洲开发银行说,尤其是印度,显示出了“全面重整的希望”,并将该国的2015年增长预期从之前的6%提高到了6.3%。 (孔军)

北京时间9月23日凌晨消息,巴西政府周一公布报告称,2014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将被降低到0.9%;但是报告也维持了同一财年的关键年度财政目标。巴西政府在之前预测报告中称,该国经济在2014财年能够有1.8%的增长。根据央行在周一公布针对经济学家的周度调查报告,新的下行调整数字还是高于市场共识的,0.30%的2014年增长预期。周一公布的政府报告是由规划部和财政部共同准备的,每两个月发布一期。新的报告指出,政府同时维持了2014年的通货膨胀率预期在6.2%不变。巴西政府还维持了990亿雷亚尔(413.1亿美元)的2014年财年主预算盈余目标,这个数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9%。 (孔军)

北京时间9月26日凌晨消息,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周四发表声明,重申了日本的AA-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但是也维持了对这一评价的负面展望。标准普尔同时重申了日本的A-1+短期主权信用评级。标准普尔在声明中说,“我们对日本的信用评价平衡考虑了该国强劲的外部定位,繁盛而多元化的经济,政治稳定性,以及相对非常弱势的财政地位而言,稳定的金融系统,而该国不利的财政状况也因为老龄化的人口和长期的通货紧缩状况被强化。”在安倍晋三首相启动所谓安倍经济学之后,日本经济受到大幅下挫的日元汇率对出口商盈利能力的推动而有了上行的走势,日本股市也在2013年实现了大涨。日本央行的巨额货币宽松行动被视作安倍晋三经济刺激项目的核心,希望借此克服多年的通货紧缩。但是有经济学家警告说,随着日本政府执行1990年代以来的首次消费税提升,将税率从之前的5.0%提高到8.0%,强劲的经济增长似乎也受到了重创。标准普尔认为,日本长期主权评级的展望仍为负面,“体现了我们的判断,那就是存在依然可观的,可持续性通货膨胀以及更健康地经济表现仅仅会缓慢回归的风险。”声明还说,“在过去几个季度的强劲增长之后,经济因为2014年4月的销售税提升而有了急剧的萎缩走势。”日本经济在截止6月的一个季度中有1.8%的环比萎缩,甚至超过了1.7%的最初估算跌幅。 (孔军)

北京时间9月23日凌晨消息,巴西政府周一公布报告称,2014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将被降低到0.9%;但是报告也维持了同一财年的关键年度财政目标。巴西政府在之前预测报告中称,该国经济在2014财年能够有1.8%的增长。根据央行在周一公布针对经济学家的周度调查报告,新的下行调整数字还是高于市场共识的,0.30%的2014年增长预期。周一公布的政府报告是由规划部和财政部共同准备的,每两个月发布一期。新的报告指出,政府同时维持了2014年的通货膨胀率预期在6.2%不变。巴西政府还维持了990亿雷亚尔(413.1亿美元)的2014年财年主预算盈余目标,这个数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9%。 (孔军)


文章编辑: 碧海银沙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